【映心倾听】过年回家我变得特别没有“心力”

 

 

注:
以下是透过映心堂发问的网友来信的回复(原信见https://www.douban.com/note/705738743/)。
如果你也想发信并刊登,除了可以直接写邮件给我(zhi.li.work@gmail.com)并注明希望公开回复,也可以透过映心倾听信箱进行。
关于映心倾听信箱,请参考https://www.douban.com/people/187036455/

 

 

 

过年见父母的(前)留守儿童:

见信好。

谢谢你愿意将你内心的困惑托付给一群陌生人。

不知道重新写信的感觉,是否把你带回了初中时给父母通信的感受?

你在信中提到,自从小学父母离家打工,你就用信件和父母联系;但这份联系到你长大一点后,就又变淡了。在28岁的你的角度看来,你们的关系,就好像是”捡来的亲人”。

这个描述击中了我。好像是莫名其妙地,你的生命剧场中出现了两个人,但剧本上只有一行指示:“你需要亲切地对待这两位,跟他们建立亲密无间的亲子关系。”但却没有任何其他具体的说明。

不知道读到这里,你的脑海中出现了什么?

无论如何,至少,从你的信中,我看到你努力想要去理解、去修补自己和父母的关系:

– 你意识到这个关系的状态跟与父母之间的沟通不足有关;
– 你发现你一直理解的“父母”这个概念,好像和真实存在于三次元的父母有点不同;
– 你意识到你需要去计划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
– 但你也发现你做不到你计划的内容,只能顺从父母的安排,或者刷b站。

能够发现和承认上面这些内容,已经不容易。而且,你安排给自己的任务也并不简单。传统上,父母与子女之间的互动已经有着很多预设的脚本。责任、寄托和内疚,构成很多的内心戏,拨动神经。说不定也正巧是这些内心戏,阻碍了你实现了你的计划。

那么,从你这边看,你有没有希望克服尴尬和生疏的感觉,克服习惯性的顺从和逃避,跟父母产生一点自然又亲近的互动呢?(这是不是你所说的”心力“呢?)

当然可以。

这个分成两个部分:

在演戏的时候,如果你发现自己忘词了演不下去,跟你演对手戏的那位通常能给你一点提示。这在真实的场景中也是一样的。虽然很艰难,但不妨还是试一试(再试一试),把视角从”看不懂剧本“”演不出来“”不想演了“挪开,看看你眼前的那个人:

ta是什么样子的?
ta有怎样的举止?
ta的样子和举动对你产生了怎样的感受?

(这里有个小小的技术细节:如果你不确定你自己的感受,不妨将你从ta那里接收到的信息表达出来。如果一致,会得到他们的肯定,你也会更确定自己的感受;如果不一致,他们会纠正自己的表达方式;最差的情况下,他们也能够得到一个信息:哦,对方在试着理解我。)

当你慢慢在看到、接受到你的感受在整个剧场中所占据的角色时,你的位置就已经不一样了。

第二部分:

这个故事的下一步(但几乎是同时进行的),是在行动上调整相处方式。

这很难啊!

俗语中这叫“内心强大”;但真正的“内心强大”不是凭空而来的。简单来讲,行动上的改变需要有这些前置条件:

看到自己脆弱的那个部分,好好滋养、照顾、鼓励自己脆弱的那部分成长,透过缓解痛苦和愤怒的感觉,创造更宽阔的内心空间,一个人才会有空间在忍耐不舒服的情绪同时,调整行动方式(而不是掉到默认设置的逃避、看剧里面)。

道理看起来简单,但做到特别特别难。

这里,有几个简单的思想练习,如果你愿意,可以在不被打扰的时候试试看:
(请注意:在这个练习中,你是想像场景的创造者,你握着遥控器;万一遇到糟糕的场景,你可以按下暂停键,中止脑中的画面。)

练习1:
想象你在顺从着父母的安排时的场景,将注意力放在你自己的感觉上。仔细抓住这个感觉,这个感觉是什么样子的?
身体上有什么感觉?
你小时候体会过这样的感受吗?当时你几岁?
当时的你需要的是什么?是一个回应?一个确认?一个肯定?还是陪伴?
想象一个成熟的、28岁的你进入到这个场景中。
让成熟的你给予小时候的你所需要的回应,记住这些回应,并常常让28岁的自己安慰脆弱的部分。

练习2:
想象一下,当你躺在床上刷剧刷b站的时候,这会给你带来什么好处呢?
(如果你开始埋怨、责备自己,让这部分暂时安静一会儿。——别忘了你是想象空间的创造者,包括令人麻烦的这部分自己,你也可以暂时叫ta闭嘴。)
然后,试着站在写信这个28岁的你的角度看看,这样刷剧,给你带来什么后果呢?
最后,试着让这个理性的、有目标的、不批评自己的(记得让爱责备的那部分暂时闭嘴)提出一个合理的方案,写下来,提醒自己想要刷剧时能怎么做。

以下只是个参考例子:
”当我在父母家过年时,我真的觉得非常无聊;我也不想跟父母聊天,因为跟他们聊天我觉得压力特别大。所以我通常都在房间里装睡,刷剧。这样父母就不会来打扰我了,我会觉得暂时轻松一些。但这样做其实阻碍了我跟父母的沟通,让我在父母面前的样子还是像个小孩那样,这不利于我跟父母之间建立平等的、成年人之间的关系。
所以下次,我真的觉得非常无聊时,我可以跟他们说,“爸妈,我真的很无聊。我去看会儿好玩的剧。看完之后跟你们聊天/做我们计划好的事情。”等我觉得放松了,我再去陪爸妈做我计划好、他们也答应的事情。这时候,我会把注意力多放在爸妈的身上。我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既照顾到自己的情绪,也能跟父母建立比较良好的关系。“

最后的最后,如果真的是在跟爸妈相处的时候没词了,介绍两个脑内角色扮演,大概能救场:

假设自己是个记者,要给这两位写个人物采访专栏:他们每天都在干嘛?他们都经历过什么?他们有没有什么过人之处或者是让人大跌眼镜的地方?他们的故事有哪些紧张刺激、好看好玩的地方?

假设自己是个足球解说员,解说一下这两位人士都在做什么,把你的赞叹、你的惋惜、你的鼓舞都说出来。

新的行动一定是令人很不适的。如果你觉得怪异,尴尬,那就对了。既然现在和父母的相处也是尴尬的,那也没有太坏。至少你试了一种新的相处方法,也多了一个了解自己感受的机会!

写了好多,最后一句话总结:

当你抓住你的感受,以及能够根据感受去调整相处方式,趋乐避苦,就已经很靠近你所说的”心力“了。

这不容易做到。给自己一些时间和空间,别放弃。

祝你顺利!
(当然,有不顺利的地方,也欢迎来信反馈!)

 

 

李智

心理师

Posted in 来信回复 and tagged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