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踢走不称职的员工?”——抱怨下的暗潮

在很多人际关系死结中,往往隐藏着权力动力。

例如以下这个经典例子:不称职的员工

公司请了一个新的全职员工到你的小团队里。

你觉得这个员工特别不称职:她没有相应的教育经历。这个员工本来是外聘的,以往只是人不够多的时候来打杂,现在变成全职(虽然手里还是外聘合同),做着和你一样的工作,成为你这个小团队里面的一部分,承担着和你一样的责任。

她也知道自己没有足够的专业知识。所以除了打杂之外,她专门选择需要创意的部分去做——但是在你看来,没有经验和专业能力的创意什么都不是。

你觉得她的工作就是照猫画虎,目前为止没出大差错只是因为你把她做不到的事情都一手包办了,但是你的工作一部分就成了给她安排工作、她不能做的部分由你来做,不能够再像过去一样选择有兴趣的项目去做。你心里一万个不愿意,更不愿意给她安排真正有意义的事情。

她好像也知道你不喜欢她,也在工作中表现得很抗拒。你跟你的上级、你同一团队的同事抱怨了很多次:她真的没能力。但上级觉得无所谓,毕竟工作没有出差错,而且新员工也很听话。而且团队也确实有些打杂的事需要一个人来做。团队同事甚至护着她!你甚至不能因为她学历不够而抱怨她,因为公司里也有很多没有多少正式教育学历的人。

如果是朋友,可能就会进入一个无尽的给建议的情况:

  • 你可以让这个新员工多学点吗?
  • 你可以跟你的领导谈吗?
  • 你很有能力的,你不用担心,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
  • 你就换一份工作吧。
  • 你就不能硬气点吗?

朋友可能内心还在纳闷:

  • 这员工又不是做不好事情,你挑剔人家学历不够,你自己很厉害吗?
  • 为什么你同事可以你就不可以?
  • 你就顺手帮个忙、报答一下领导,有什么问题吗?
  • “我劝了那么多你还不听,你到底想干嘛?”

在咨询室里,来访者可能也会给出对工作无尽的抱怨:

  • 领导太不称职了。他们就是想要一个乖员工。
  • 这个员工太没用了,她什么都做不到。她就是照猫画虎。

这样的抱怨可以持续n个小时。

有时候,来访者也会把这样的动力带到咨询室中:“咨询师听我抱怨了那么久,该不会厌倦了吧!”

但一个治疗师,可能就可以开始观察这个「场」的冲撞(或者套用一个精神分析词汇,动力)是什么:

  1. 这里的冲突是什么?
  2. 角力的各方是谁?各自关系是什么?
  3. 对各自的影响是什么?
  4. 各方的权力是平等的吗?
  5. 谁是坏人/权利掌控者/受害者?
  6. 结果是什么?

在文章开头的例子中,其实可以看至少两个领域的冲突:

  • 这名员工的去留问题;
  • 如何获得工作的有趣感。

1 第一个领域中,员工的去留,显然,你不能自己做决定。

2 角力各方中,有公司领导、团队同事、这名员工和你。

  • 公司领导负责聘用员工,包括订立薪资;
  • 团队同事和你负责员工的日常协调和工作安排;
  • 这名员工作为外聘雇员,已经在这个公司里工作了很多年。她按照小时数完成工作,可以选择她想要进行的工作。理论上,她只需要向她的雇主(公司领导)负责。
  • 你是这个公司的老员工。在团队中,你属于核心骨干。公司和团队都需要你的专业能力。

3 这名员工的存在,对角力各方有什么影响:

  • 公司领导想要继续用这个外聘员工完成你们团队的事情。
  • 部门其他同事由于价值观(不支持学历歧视)或者实际上的需要(需要有人打杂)而支持更多地用她。
  • 这名员工似乎满意目前的状况。她也明白自己的胜任力可能存在不足。
  • 你觉得最好的情况下是这名员工可以消失。你喜欢这个公司,喜欢这个工作,但是这个员工增加了你对工作的痛苦感。

4  各方的势力不是平等的。公司领导有决定招聘和订立薪资的能力。显然,公司领导愿意承担较低的责任、雇佣一个以小时付薪水、随时可以解雇的外聘员工。

但是,团队很小,个人地位也很平等。你和其他团队同事的地位是相同的。

5 在这里,那个外聘员工看起来成为了坏人,而你成为了受害者。

但如果再仔细看看,在日常事务的完成中,公司的团队效率降低、你和公司都在承担着后果。

这样的后果,你的公司团队和领导是否愿意承受呢?

如果必须要承受这样的后果,那你可以做什么样的准备呢?(例如,如何在有限的领域中享受工作的兴趣?)

这样的权力分析,显然可以把你从我好讨厌这个同事,她搞坏了我的工作心情,但我好像什么都做不了,我该怎么办的叙述中出来。

类似的权力纠结其实比比皆是。这些纠结的核心都是:我的需要,没人来满足

例如,

  • 我要出柜,父母要我结婚
  • 我妈说我离开家,害她担心成疾
  • 老公事业起步我当贤妻良母,最后老公还找小三
  • 岳父岳母势利眼,天天问我赚多少钱
  • 老公说我情绪化,我说他实在是冷血至极,这是不是文化差异”
  • “老婆天天让我做这做那,我每天工作已经很累啦”

在中文语境中,上面的现象会类似情感勒索(台湾谘商师周慕姿所写的《情绪勒索》有更生动的事例描述,本土化后比苏珊·福沃德的同名书要更让人有触动)。

勒索得狠了当然会导致人际关系的触礁、疲乏和死结。

勒索者往往有着强烈的、“我的需要无法被满足”的匮乏感,这背后其实是有深层的因素。针对权力的结构分析,例如一般心理咨询所做的,可以帮助你看到动力,找到可能的机会。但图式治疗所做的,是帮助你找到满足自己的方式,从根本上减少勒索他人/被他人勒索的机会。

但在勒索之前,当你察觉到人际冲突已经消磨你的意志,或者争吵让你对伴侣失去兴趣,也许可以尝试用一种观察的态度,问问自己,这里发生了什么。

以上分析基于精神分析中的transactional analysis理论。有兴趣者,可以到http://talkingta.com.au/?page_id=958 、或者搜索transactional analysis。通俗读物中,可以阅读周慕姿和苏珊·福沃德的《情绪勒索》。

以及,一些常见的勒索语言翻译:https://www.storm.mg/lifestyle/222910

关于图式治疗的介绍可以搜索schema focused therapy以及已经被翻译成中文版的《性格的陷阱》。

Posted in 情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