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心倾听】用更健康的方式满足自己的合理需要

首发于https://www.douban.com/note/709290372/

来自上一次的来信的后续;原信见上述链接。

 

 

见信好。

很高兴知道你这次回家的体验!不知道我能不能把这种有点陌生,有点不知所措、但可以自己作主的“家庭生活”新体验概括成:

「啊,原来我还可以和我的家人有这种方式的相处。好像不错,但好像又有点怪怪的。」

我甚至感觉一点嗔怪:「我这么没用,你们居然还对我那么好。」

嗯……不知道你看到这里有什么感觉?

谢谢你不仅尝试了我在上一封信中提到的方法,而且还告诉了我那么多关于你过去和现在状况。

我看到了年幼的、「7岁的你」是多么恐惧、孤独。

对于「7岁的你」来讲,好像是突然之间,你没有了父母。

顺从大人的安排,不麻烦别人,独自作出关于自己的所有的决定,留学,选择职业,出类拔萃,做“有建设性的事情”……这就是你的guidebook:7岁的你深信(也可能是一种盲目的希望),只有顺从和优秀,才能得到爱和陪伴,“他们就会很快回来”;但实际上他们好像就慢慢消失不见了。

渴望的陪伴和指导一直都没有出现,一再破灭的希望以及多年以来的孤独,让你觉得痛苦。

以你28岁的知识,你了解到个人在社会面前如何无力,了解到「贫穷与分离之间」没有选择。但28岁的社会知识,没有办法缓解「7岁你」的痛苦和孤独。「7岁你」的渴望和恐惧依然强大,强大到一直在支配着28岁的你生活,而你对这样的恐惧和孤独感到无力甚至于无望。

就好像你在信中说的一样,“二十八岁的我……构建一个虚假的空间去自我安慰更可行一点。”

确实如此。想象练习就是一种虚假构建空间,但进行的是有真实效果的自我安慰的行为。这些在想象中的对话,虽然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但却能对你的情绪产生实际的影响(就好像你的记忆和渴望只是你脑中的一些概念,但却会对你的情绪和行动产生实际的影响一样)。

(不要为自我安慰的需要感到羞愧,这是人类在进化中生存下来的重要机能。)

所以,想象练习不是为了重新经历童年的痛苦,而是让那些来自于你童年的感受,得到表达、安慰、感觉到安心的体验。

简单来讲,这个想象练习,是让你担当一个仁慈、有超能力,可以穿越到过去的时空,改写自己的记忆,拯救自己。(听起来是不是很酷?)

那么,在你的想象空间中,7岁的你需要什么?

我想象一个孤独和痛苦的7岁小孩,应该会很希望得到别人的安慰、陪伴。我可能会跟一个突然间没有了父母,任何事情都必须要做决定的7岁小孩说:
– 「你一定很害怕、很孤单吧。而且,你那么小,就要一个人要做这么多的决定,也没人商量,真的很辛苦。」
– 「我可以陪陪你吗?只要你想,我都愿意陪着你。」
– 「你想做些什么,让你觉得开心一点?我陪你一起!」

试着用一个成年人对着小孩能够有的最大的关怀和同情,在想象中对7岁的你说出这样的话,陪伴她,带她去玩,满足她的渴望。

在容纳和了解了这些跟你7岁时经历到的、很相似的情绪,并满足了这部分的情绪需要后,我们就要回到现实了:
– 站在一个客观、但又温柔的角度去看,事实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怎样的解释?
– 在这个场景中,可以用什么更健康的方法来满足自己的需要?
– 可以怎么帮助自己真的实现自己的需要?

当然,这已经是很复杂的步骤了。接受自己一下子应该不能做到全部的可能性。

以下举个例子(如有与现实不符合的地方,请见谅):

你在春节期间,面对着父母的关心时感到不适。你渴望沟通,但又害怕冲突,这然你觉得伤感。这种不舒服、不安的感觉来自于你从童年期间一直以来未被满足的、稳定接纳的需要。你觉得父母的举动是不真诚的。

在你28岁的社会经验中,你很清楚,由于你们长期的分离,你们是很难达到理念层面的理解和接纳。你的父母也不能主动在言语上有更多的沟通和情感表达。然而,父母在行动的层面中作出一些理解的举动,例如不再强迫你去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接受你选择你习惯的生活方式,邀请你熟悉的亲戚,愿意让你比以往更多地决定自己的生活,甚至在社交场合里站在你的一边,声援你的决定。

那么,在这个场景下,面对不安,更健康的方法当然是跟父母确定心意,问他们为什么有那么大的转变。

但直接问对你来讲是很难的。那么,可以做一些事情来让自己的任务简单一点。例如,
– 旁敲侧击地问:你们是不是遇到开心的事情啦?我有一个朋友爸妈过年劝她结婚,你们觉得怎么样?现在年轻人都很怕过年回家,你们有什么看法?
– 或者,写一个好处、坏处表,看看问问会有什么好处,但又有什么障碍。
– 或者,想象你最好的朋友给你加油打气,鼓励你尝试;
– 甚至,作为一个摄影师,你可以问问父母,如果给他们拍照片,他们希望拍成什么样子(他们心目中的自己是怎样的)…

因为信件的篇幅有限,没有办法更多地描述和处理你的各个部分。例如,面对分离,你可能对父母有不满的感觉,这种不满的感觉可能也在阻碍你面对真实的父母;另外,你也有一部分可能也在以“获得成功”为理由,允许自己和家人的关系变得疏远…这些不同的部分值得仔细去观看,并思考这些部分怎么阻碍/帮助自己实现目标。除了自己去思考和体会之外,咨询室里的对话也能帮助到你。

或者,你也需要更多的方法面对自己失落,并使用更健康的方式满足自己的合理需要。在这里,也许可以参考两本书:
一本是《重建生命的内在模式》;另一本是《breaking negative thinking patterns》。

你已经在努力思考和体会了。希望我的信能帮你距离你的目标更进一步!

加油!

映心堂心理咨询工作室 李智

【映心倾听】过年回家我变得特别没有“心力”

 

 

注:
以下是透过映心堂发问的网友来信的回复(原信见https://www.douban.com/note/705738743/)。
如果你也想发信并刊登,除了可以直接写邮件给我(zhi.li.work@gmail.com)并注明希望公开回复,也可以透过映心倾听信箱进行。
关于映心倾听信箱,请参考https://www.douban.com/people/187036455/

 

 

 

过年见父母的(前)留守儿童:

见信好。

谢谢你愿意将你内心的困惑托付给一群陌生人。

不知道重新写信的感觉,是否把你带回了初中时给父母通信的感受?

你在信中提到,自从小学父母离家打工,你就用信件和父母联系;但这份联系到你长大一点后,就又变淡了。在28岁的你的角度看来,你们的关系,就好像是”捡来的亲人”。

这个描述击中了我。好像是莫名其妙地,你的生命剧场中出现了两个人,但剧本上只有一行指示:“你需要亲切地对待这两位,跟他们建立亲密无间的亲子关系。”但却没有任何其他具体的说明。

不知道读到这里,你的脑海中出现了什么?

无论如何,至少,从你的信中,我看到你努力想要去理解、去修补自己和父母的关系:

– 你意识到这个关系的状态跟与父母之间的沟通不足有关;
– 你发现你一直理解的“父母”这个概念,好像和真实存在于三次元的父母有点不同;
– 你意识到你需要去计划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
– 但你也发现你做不到你计划的内容,只能顺从父母的安排,或者刷b站。

能够发现和承认上面这些内容,已经不容易。而且,你安排给自己的任务也并不简单。传统上,父母与子女之间的互动已经有着很多预设的脚本。责任、寄托和内疚,构成很多的内心戏,拨动神经。说不定也正巧是这些内心戏,阻碍了你实现了你的计划。

那么,从你这边看,你有没有希望克服尴尬和生疏的感觉,克服习惯性的顺从和逃避,跟父母产生一点自然又亲近的互动呢?(这是不是你所说的”心力“呢?)

当然可以。

这个分成两个部分:

在演戏的时候,如果你发现自己忘词了演不下去,跟你演对手戏的那位通常能给你一点提示。这在真实的场景中也是一样的。虽然很艰难,但不妨还是试一试(再试一试),把视角从”看不懂剧本“”演不出来“”不想演了“挪开,看看你眼前的那个人:

ta是什么样子的?
ta有怎样的举止?
ta的样子和举动对你产生了怎样的感受?

(这里有个小小的技术细节:如果你不确定你自己的感受,不妨将你从ta那里接收到的信息表达出来。如果一致,会得到他们的肯定,你也会更确定自己的感受;如果不一致,他们会纠正自己的表达方式;最差的情况下,他们也能够得到一个信息:哦,对方在试着理解我。)

当你慢慢在看到、接受到你的感受在整个剧场中所占据的角色时,你的位置就已经不一样了。

第二部分:

这个故事的下一步(但几乎是同时进行的),是在行动上调整相处方式。

这很难啊!

俗语中这叫“内心强大”;但真正的“内心强大”不是凭空而来的。简单来讲,行动上的改变需要有这些前置条件:

看到自己脆弱的那个部分,好好滋养、照顾、鼓励自己脆弱的那部分成长,透过缓解痛苦和愤怒的感觉,创造更宽阔的内心空间,一个人才会有空间在忍耐不舒服的情绪同时,调整行动方式(而不是掉到默认设置的逃避、看剧里面)。

道理看起来简单,但做到特别特别难。

这里,有几个简单的思想练习,如果你愿意,可以在不被打扰的时候试试看:
(请注意:在这个练习中,你是想像场景的创造者,你握着遥控器;万一遇到糟糕的场景,你可以按下暂停键,中止脑中的画面。)

练习1:
想象你在顺从着父母的安排时的场景,将注意力放在你自己的感觉上。仔细抓住这个感觉,这个感觉是什么样子的?
身体上有什么感觉?
你小时候体会过这样的感受吗?当时你几岁?
当时的你需要的是什么?是一个回应?一个确认?一个肯定?还是陪伴?
想象一个成熟的、28岁的你进入到这个场景中。
让成熟的你给予小时候的你所需要的回应,记住这些回应,并常常让28岁的自己安慰脆弱的部分。

练习2:
想象一下,当你躺在床上刷剧刷b站的时候,这会给你带来什么好处呢?
(如果你开始埋怨、责备自己,让这部分暂时安静一会儿。——别忘了你是想象空间的创造者,包括令人麻烦的这部分自己,你也可以暂时叫ta闭嘴。)
然后,试着站在写信这个28岁的你的角度看看,这样刷剧,给你带来什么后果呢?
最后,试着让这个理性的、有目标的、不批评自己的(记得让爱责备的那部分暂时闭嘴)提出一个合理的方案,写下来,提醒自己想要刷剧时能怎么做。

以下只是个参考例子:
”当我在父母家过年时,我真的觉得非常无聊;我也不想跟父母聊天,因为跟他们聊天我觉得压力特别大。所以我通常都在房间里装睡,刷剧。这样父母就不会来打扰我了,我会觉得暂时轻松一些。但这样做其实阻碍了我跟父母的沟通,让我在父母面前的样子还是像个小孩那样,这不利于我跟父母之间建立平等的、成年人之间的关系。
所以下次,我真的觉得非常无聊时,我可以跟他们说,“爸妈,我真的很无聊。我去看会儿好玩的剧。看完之后跟你们聊天/做我们计划好的事情。”等我觉得放松了,我再去陪爸妈做我计划好、他们也答应的事情。这时候,我会把注意力多放在爸妈的身上。我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既照顾到自己的情绪,也能跟父母建立比较良好的关系。“

最后的最后,如果真的是在跟爸妈相处的时候没词了,介绍两个脑内角色扮演,大概能救场:

假设自己是个记者,要给这两位写个人物采访专栏:他们每天都在干嘛?他们都经历过什么?他们有没有什么过人之处或者是让人大跌眼镜的地方?他们的故事有哪些紧张刺激、好看好玩的地方?

假设自己是个足球解说员,解说一下这两位人士都在做什么,把你的赞叹、你的惋惜、你的鼓舞都说出来。

新的行动一定是令人很不适的。如果你觉得怪异,尴尬,那就对了。既然现在和父母的相处也是尴尬的,那也没有太坏。至少你试了一种新的相处方法,也多了一个了解自己感受的机会!

写了好多,最后一句话总结:

当你抓住你的感受,以及能够根据感受去调整相处方式,趋乐避苦,就已经很靠近你所说的”心力“了。

这不容易做到。给自己一些时间和空间,别放弃。

祝你顺利!
(当然,有不顺利的地方,也欢迎来信反馈!)

 

 

李智

心理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