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

7月,我作为治疗师做了以下事情:

  • 46次个人咨询
  • 1次个人督导
  • 10小时团体督导
  • 6小时专题学习(远程心理治疗)
  • 2次专题讨论(图式治疗在网络视频治疗的应用;运用聚焦focusing技术)
  • 1篇博客
  • 5小时专题研究——儿童性虐待的成年幸存者-治疗及自助
  • 2小时专题研究——心理治疗工作室的运转和经营
  • 1小时团体筹备——图式治疗团体(阿姆斯特丹)
  • 2小时工作坊筹备——惊奇岁月工作坊(鹿特丹)
  • 2小时团体筹备——留学生心理健康志愿者组织(阿姆斯特丹)

 

给抑郁症和双相障碍、以及有情感障碍的创作者的礼物——漫画自传《玻璃弹珠》和《坚如磐石》介绍

写这篇文章,是想要介绍前段时间看的两本书:

Marbles: Mania, Depression, Michelangelo, and Me  (以下暂译为《玻璃弹珠》)

Marbles

以及

Rock Steady: Brilliant Advice From My Bipolar Life (以下暂时译为《坚如磐石》)

美国卡通画家Ellen Forney在30岁生日之前,经历了一次(轻)躁狂发作。于是,她被诊断为双相障碍。随后,她经历了抑郁发作、治疗的尝试以及痛苦的生活调整。这个经历说得轻松,其实,书中的故事跨越了14年……
她把自己的经历画出来,开创了“visual autobiography”(视觉自传)文体,还生动地传达了躁狂、抑郁以及这些症状给自己带来的感受、拒绝和面对的过程。关于自己的经历,她创作了《玻璃弹珠》(2012)和《坚如磐石》(2018)两本书,第一本是故事性相当强的自传,第二本是情感障碍患者可以直接使用的生活指南。

原书非常生动形象幽默!虽然内容相当沉重。心理学界需要这样的视觉叙事!

另外,还有以下几个原因让我想介绍这本书:

1. 这本书讲了一个著名的错觉:我没事!

有好几次我都碰到个案跟我说:“我不难过的时候什么事都没有!”
这跟书中的主角在第一次被诊断为双向状态的时候一样。
主角的精神科医生问:你抑郁的时候怎么样的?
主角:我想不起来了。但我没事!我已经做好了计划。当我在抑郁的时候,我可以给我的书做研究……。我做了各种安排——我可以照顾好自己!

抑郁来了,自然是什么都做不了。

其实,后来作者还是挣扎着做一点体育运动,跑到前任和亲近的朋友家里哭(或者什么都不做),打电话给妈妈,每周见一两次精神科医生(她的医生也可以做心理治疗),看书,做一点点工作……最后发现,治愈自己的,还有将自己内心的图景画出来。

当然,在《坚如磐石》这本书里面,作者其实列出了特别多在抑郁期可以做的事情以及自我照顾的方法(包括:安静下来的方法、让自己感觉到安全的方法、在公共场合里忍不住哭要怎么办的方法、出柜的方法……寻找精神卫生中心的信息、学习关于心理疾病的信息、阅读其他人的传记减少孤独感和增加自我能力感的线索……还有药物和应对副作用)。强烈推荐阅读。

当然,本网站也有一个连接抑郁时可以做什么

2. 这本书生动地描述了一个人能够体验到的情绪最高点(以及可能带来的后果)

这本书开始于作者的第一次躁狂发作的体验——带着无比的自信,滔滔不绝的创作创意、大胆激进的拍照、覆盖整个背的纹身、滔滔不绝地主导谈话和活动、声势浩大的生日派对、非常活跃的性生活,初次会面的古怪告白,连夜的娱乐。
这样的体验是如此的闪闪发亮,让人目眩。
当然,这样的体验也带来不可预料的结果:花了太多的钱、做了太多没有收入的事情、让一些本来是朋友的人感到难堪、而另外一些人只出现在自己的躁狂期。还有一些事情是主角自己也忘记了的:例如强迫症状(整夜整夜地整理自己的书柜)。
另外,躁狂期之后,通常是难以忍受的可怕的抑郁期。


症状之所以是症状,主要是给人带来了痛苦。

3. 这本书描绘了著名的情绪过山车(mood swing)

除了有双相障碍的人,其实抑郁症、以及刚刚经历丧失的人,都容易身不由己地坐上情绪过山车,意味着可能经历一段在较短时间内,情绪大起大落的经历。不同的情绪障碍的诊断取决于这个人处在躁狂期/抑郁期的时间以及程度。

有时候,双向障碍的人经历的情绪过山车,就跟暴风中的气球一样……

中间描述的是混合状态(情绪的混合发作)——其实这样的状态在情绪障碍的患者中并不少见。混合状态也就是一个人感觉到非常绝望、又无法控制思绪、一时感到想开了、一时又感觉到愤怒烦恼的时候——好像“太过敏感”,或者因为太过激动/焦虑/energetic而不像是抑郁。

这幅图片中,描述了一般人体验到的情绪范围、以及有情绪障碍的人可能拥有的情绪体验范围。请注意,我们所说的“佛系”,也就是好像突然想开了一点的时候,有可能并不是我们真的想开了。我们依然处在情绪的震荡中。

4. 这本书问出了一个经典问题:我真的想要平衡吗?

现在的世界不知道为什么,其实在鼓励躁狂的出现。书中一开始的部分描述的生活——大量健身和运动、好像不用睡觉一样每天工作或者娱乐、自信地在人群中滔滔不绝、不断吸引新的人而从不停留在任何一段人际关系中……

说实话,如果躁狂没有后果,每个人都想躁狂。但美化躁狂没什么好后果:双向障碍如果不治疗,发作会越来越频繁,而且躁狂期也会变得越来越难控制;而躁狂期之后通常都是可怕的抑郁期……

我从来就不想要健康和平衡。我总是陷入“受尽折磨的艺术家”的想象中:热情、全身心投入、牺牲睡眠和健康、流血流泪流汗…… 但,如果能解脱的话,一切都尘埃落定,那多好…… 在瑜伽中,接受挑战,有时候意味着要放弃,不在抵抗,但接受,承认,解放,就好像随着水漂浮。 我期待这样的放弃。

5. 它描述了当一个人从抑郁状态脱离时的美好瞬间(以及很多个令人感动的其他瞬间)

(令人感动)
主角:
“当我有一天,拖着沉重的身体游完泳,身体仅仅变得只有一点点轻松,在洗澡的时候发现,我盯着将玻璃上的水珠,把它看成在月光下的树林中狂欢的人群——我几乎都忘记我曾经会把东西看成别的东西。我知道,我的漫长的抑郁期终于结束了。”

当我在公园里,觉得自己那么敏感(周围都是情侣、愉快的狗和愉快的狗主人),渴望安慰的时候,我看到一棵很大的树,安静,强壮,像母亲一样。我想张开双臂抱住这棵树——其实是为了让她抱住我。我脱下了鞋子,站在青苔覆盖的毛茸茸的树根,用我的双手抱住树干。我的胸口一紧,哭着,哭着,哭着……直到我哭完。

没有人大惊小怪。大家都给予了友好的反应。(左下角那位新欢最后成了作者的伴侣。)

6. 描述了稳定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很多人以为治病=吃药就好。非也。情感障碍和很多其他重大慢性疾病一样,带病生存是更符合事实的选择。

双相障碍是一个特别难治的病。找到合适的药物需要很长时间。在《坚如磐石》中,作者治疗的过程有更充分的描述。作者经历了长达4年、16种药物的尝试以及20年每周一次(到现在3个月一次)的精神科医生+痛苦的生活状态的调整之后,终于维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注意,稳定是相对的。

稳定,意味着你依然要跟你的症状搏斗,注意观察症状的出现,随时应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那为啥还要保持稳定?

因为你会健康一些;可以有更好的人际关系;可以避免失控或者可怕的抑郁(以及之后更高的住院率) ;以及维持稳定感觉很不错,you deserve it。

7. 这本书探索了经典问题:药物、情感障碍和创造力的关系?

我所认识的患有双向障碍的人之中,有一半都是艺术创作者。而我所认识的艺术创作者中,有一半都有情绪障碍。在《玻璃弹珠》和《坚如磐石》中,作者发现了很多患有情绪障碍的名人的资料、以及相关的研究。很不幸的发现,高创造力和情感障碍的确往往共同出现。

浪漫化的manic和药物治疗

有一部分是现实问题:当创作者躁狂的时候,会太容易分心以至于无法创作;抑郁的时候,会太消沉而无法创作;只有轻躁狂的人才会体验到创意的上涨,而不是完全躁狂的人。而由于情感障碍而导致的早逝(自杀或者意外),毫无疑问也削弱了创造力。

作者回顾过去,虽然当初是纯粹出于一种求生本能(处在可怕的抑郁期)开始服用药物。但作者发现,创意思维其实更多是自己的一种思考方式,时时刻刻都存在着。虽然躁狂的时候觉得自己的点子特别好,但躁狂完了之后觉得也没有多好。

但已经有这么多人高创造力的人谈论自己超越/驯服情感障碍的经历了!在《坚如磐石》中,作者设计了一个“情感障碍名人堂”+平面图(博物馆商店)。其中,被诊断为抑郁症或者双向障碍的记者、音乐家、演员、搞笑艺人、电视节目主持人、画家、摄影师、奥林匹克运动员、政治家、作家、精神科医生……(举几个例子:lady gaga, sia,stephen fry, jk罗琳)当然还有历史上的很多人(例如梵高、陀思妥耶夫斯基、玛丽雪莱、罗斯科、艾米丽狄更斯、维吉尼亚伍尔夫、高更、蒙克……)你不是个孤独的!详细的名单可以在原书中看到。但在以下的平台中,也可以找到很多线索。

找到同样有病的人(的信息渠道)

以上的介绍,希望可以吸引更多的人去阅读这两本书,并且期待中文的翻译版本很快面世!

书籍信息:

(可以在亚马逊买到电子版本,两本加起来不到10英镑,非常划算)

Marbles

Marbles
作者: Ellen Forney
出版社: Avery
副标题: Mania, Depression, Michelangelo, and Me: A Graphic Memoir
出版年: 2012-11-6
页数: 256
装帧: Paperback
ISBN: 9781592407323
作者Ellen Forney
出版社: Gary Groth
出版年: 2018-5
页数: 179
ISBN: 9781683961017

2019年6月

6月,我作为治疗师做了如下事情:

39次个案咨询

3次惊奇岁月家长培训工作坊

8小时团体督导

3小时团体学习

2天心理学基础教学

3小时研讨会(主题:Exploring approaches to prevent common mental disorders: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ptions from pregnancy to young adulthood)

18小时图式治疗培训(主题:使用图式治疗治疗Cluster C,自恋型人格障碍和常见Axis I障碍)

1次公开演讲(在莱顿大学)

1篇博客

图式治疗自助读物reinventing your life中文版

对于反复性出现的焦虑、抑郁问题,人际关系困难,图式治疗是有效的治疗疗法。“道理我明白,但是我就是做不到”,其实是过去的情绪阴影造成的坏习惯。童年早期的经历,改变我们的思考、感受和行为方式,影响人际互动,让我们不断以自我挫败的方式重复负面经验,这成为了我们的人生困境。要脱离困境,必须了解每个困境的成因,并改善情绪,再最后采取有效的行动方案。

这些陷阱包括:

  • 害怕被人离弃的困境(不要离开我)
  • 无法信任和受虐的困境(我无法信任任何人)
  • 被剥夺的困境(我永远都得不到想要的爱)
  • 我格格不入
  • 我一定自己做不来
  • 大祸就要临头
  • 我一点价值都没有
  • 我自己一无是处
  • 我一直都按照你的方法在做
  • 我就是不够好
  • 我想要的一定要得到

这本书原本只有繁体中文版《重塑生命的内在模式》(电子版)https://readmoo.com/book/210092664000101

目前简体中文版已经出版,名字为《性格的陷阱》。中国亚马逊链接 https://www.amazon.cn/dp/B07RP7LQ74

豆瓣阅读链接 https://read.douban.com/ebook/115398633/

2019年5月

这个月,我作为心理师,做了以下的工作:

  • 37节个体咨询
  • 接受了3日(共18学时)图式治疗培训(主题:想象重塑技术、团体治疗、个案概念化)
  • 2次个案单独督导
  • 4次个案团体督导
  • 4次团体主题学习(主题:团体治疗基础)
  • 1日(8学时)授课(主题:基础心理学)
  • 1次惊奇岁月工作坊(主题:忽视不理)
  • 1次惊奇岁月宣传工作坊(在莱顿Oegstgeest图书馆;主题:如何说,孩子才会听)

“我也没遭遇什么重大打击,怎么就抑郁了呢?”

很多人在怀疑自己可能抑郁了的时候,也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我明明童年幸福,家境也还行,学历工作也OK,怎么就抑郁了呢?”或者“我的孩子明明学习成绩还行,跟同学也没什么大的矛盾,家里也不愁吃穿的,怎么就抑郁了呢?”

其实,在关于抑郁症的研究中,发现了以下因素都有可能增加一个人的抑郁情绪发展成抑郁症、以及抑郁症复发的几率。

这些因素包括:

A 个人风险因素

  • 1. 遗传
    患有抑郁症的父母的孩子患抑郁症的可能性是其他父母的孩子的三倍。
  • 2. 人格/人格问题
    那些非常情感抑制(内向)的人,或很容易就会因为环境刺激而生气、焦虑或悲伤的人;
    自尊心低;
    很难面对挫折和接受批评(神经质)。
    消极的认知风格(消极地解释经验);
    消极归因风格(负面地处理压力,直接给自己贴上负面的标签)。
  • 3. 健康问题
    甲状腺或肾上腺疾病引起的荷尔蒙异常;
    (怀孕,分娩,青春期或更年期期间或之后的激素波动;
    慢性身体状况如痴呆,帕金森病,系统疾病,糖尿病;
    慢性疼痛和/或不充分解释的身体不适;
    认知能力有缺陷或以智力残疾;
    不活跃的生活方式和/或身体素质不足;
    经历心脏病发作和中风;
    使用一些药物;
    患有另一种精神疾病;
    酒精和毒品使用;
    睡眠问题或睡眠剥夺。

B 环境风险因素

  • 1.家庭状况,社会关系和工作问题
    (父母之间或代际之间的)关系问题或争吵;
    很少的社会支持(特别是男人)或孤独的人,如单身人士和离婚的人;
    遭受贫困;
    失去工作和/或收入,包括退休;
    父母以一贯不良的养育方式对待孩子:过度保护,批判,专制或忽视;或不安全的依恋;
    工作量过大,对工作任务的控制很少,工作中得到的支持少;
    学习困难或与老师之间有问题;
    经历社交排斥或被欺凌;
    患有慢性疾病和/或照顾生病伴侣的家庭成员;
    老人住在护理院或养老院;
    有心理问题或成瘾问题的父母的子女;
    社会经济地位低下,并受到环境的负面影响。
  • 2. 生活中的重大事件
    带来压力的个人或人际生活事件(尤其是女性),例如失去亲人,流产或其他与健康有关的事件(特别是在老年人中);
    (心理)创伤性童年经历,如(性)虐待和情感忽视,增加了在发展后期对心理障碍(包括抑郁症)的敏感性;
    移民(如乡愁,歧视,融入和接受的问题)或(心理)创伤事件增加了抑郁的可能性(例如难民)。

上述这些因素中,很少是单独起作用的。多数时候,都是疾病和环境双重作用下的影响。因此,抑郁症更多时候是一种“带病生存”的状态,虽然要预防复发,但你可以恢复到正常的情绪和工作功能。

十分钟心理学速成课: 抑郁症与双向情感障碍

bilibili – 中英字幕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743049?from=search&seid=11244054424866989062 

或 youtube原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wMlHkWKDwM

资料参考:https://www.ggzstandaarden.nl/zorgstandaarden/depressieve-stoornissen/achtergronddocumenten/risicofactoren-voor-het-ontwikkelen-en-in-stand-houden-van-een-depressie

2019年4月

2019年4月

(3月27-4月11天在度假)

做了16次个人咨询

录了两次播客

1次惊奇岁月父母工作坊

3次团体督导

2次个人督导

1次团体学习

参加了一次主题会议(1日)

同性恋情与父母亲情 (播客)

3月,我和朋友借着另一位朋友的播客平台录了一期播客,讨论NHK纪录片《出柜:中国LGBT的呐喊》之余,朋友提到了自己和片中主角相似的出柜经历、以及面对父母的批评和否认,而不得不隐藏恋情的痛苦。

子女面对父母的愧疚感或者来自父母这方的指责,有两个概念值得参考:《情感勒索》(周慕姿)以及人际边界。

子女面对父母的愧疚感,主要来自父母对自身发展上的投入。我的看法是,父母对子女的投入,一定程度上是应该的;另一方面是自愿的。子女出生时就依赖于父母,因为未成年人没有选择的能力,因此各国法律都规定父母有义务养育子女,而政府等公营部门也给出各项资源来帮助家庭养育子女。

如果父母认为“我投资了你,你必须要顺从我”,这样的逻辑忽视了人的天然自主性;也不尊重个人;甚至还逃脱了养育子女的自然后果——小孩不是设计出来的电脑程序,谁规定了一定要按照一定的蓝图进行?

周慕姿在《情感勒索》中指出,当一个人利用他人的愧疚心而满足自己的需求时(通常出于习惯性的受到宠爱、表达脆弱或依附、还是冲动型),就是一种《情绪勒索》。而会用情绪勒索的人,其实是完全不相信自己能够得到他人的爱的可怜人。而情绪勒索的人之所以能一直勒索下去,是因为有人回应他们。

所以,为了抵挡来自他人的情绪勒索,就需要借助“边界”(以及相应的“自我分化”)这个概念。每个人在自己的边界内有权表达,并承担相应的自然后果。父母可以表达自己的痛苦和不解,子女可以选择接受,可以选择做些什么。而子女说“你不应该这样说”,则是逾越边界了。逾越边界的后果,肯定就是来自对方的激烈反抗。

上面写了很多理论的内容,但节目中的内容相当具体。期待大家的收听。

2019年3月

进行了20次个体咨询

1次公开讲座

2次惊奇岁月工作坊

2次个人督导

4次团体督导

3次团体学习

录了3次播客

3月27日-4月12日是今年第一次休假。

改变情绪的方法

情绪和行动是由我们对事情的想法和解释引起的,而不是事情本身;

而我们的情绪也会影响我们对事情的想法。审视我们的想法和核对事实,可以帮助我们改变情绪。

具体的方法是:

1. 搞清楚想要改变的情绪是什么;

2. 了解是什么事情触发了你的情绪反应(但要挑战绝对的和非黑即白的描述);

3. 理解你对事情的解释、想法和假设是什么,注意情况和所有向度的所有观点;

4. 评估这个假设的威胁性,也尽可能评估假设的后果;

5. 想象灾难真的发生了,想象你应对灾难(透过问题解决的方式,预先应对或者,如果无法应对,则需要全然接纳。

6. 核对你的情绪和情绪强度是否符合实际事实,问问自己:表现出这个情绪对此情景是有效的吗?然后根据自己的回答,作出与冲动相反的或一致的行动。(参考以下三个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