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用中文真实地面对痛苦?散文集《何不认真来悲伤》 简评

何不認真來悲傷

《何不认真来悲伤》 by郭强生

博客来电子书购买和试读

51岁,单身,男同志,放弃美国的职业,回国照顾90岁失智的父亲,母亲离世、哥哥盗用父亲的存款后也患癌离世。

不安、羁绊和孤独,这是作者郭强生非常私人化的、深入血痕、直视悲伤的散文记录——坦诚,因而能穿透不同经历背景、不同经历读者:书中的叙述关于不快乐的家庭、关于失亲、关于抑郁、关于中年单身、关于回国、关于并不亲近的手足、并涉及了中文创作中少有的同志照顾双亲的议题。

点题的,当属这一段:

“多少同志朋友都一肩挑起照顾父母的责任,因为成不了家,因为成了家的兄弟姐妹认为理所应当。”

“我们的文化都在鼓励我们向前看,对终将或已经逝去的,一定要学习放手。grief是沉浸在哀伤中难以自拔的忧郁……但巴特勒有不同看法,认为沉浸在失去中才会让我们有机会建构自己是谁,只有当失去时,我们才有机会从那个缺口中步出看似正常的人生,看到以前所看不见的。grief为了伤逝,何不是对生命真相另种的直视?”

从“创伤后成长”到“英雄之旅” ——简评《负面情绪的力量》

負面情緒的力量

试读与购买 – Google Books 博客来

书名:《负面情绪的力量》
作者: 提姆.洛瑪斯(Tim Lomas)
出版日期:2020/02/12
語言:繁體中文

我们渴望快乐,积极心理学的研究和自助类书籍似乎也给出了众多通往快乐的途径;但是大多数人无法轻易转变积极的心灵的心态(如乐观)及生活条件(例如亲密的关系)却难以立即实现。和少数灿烂的时刻相比,更多时候,我们在迷雾中挣扎。如果我们无法摆脱悲观,那么可以何去何从呢?

作者在书中举了一个佛教比喻,伤痛用两支箭重创我们,悲痛(或愤怒)是第一支箭、对悲痛而感到悲痛(或愤怒)则是第二支箭,及创痛不亚于、甚至可能大于第一支箭。拔出第一支箭也许不可能,那至少可以透过接受、或者将之视为某些时候必须承载的负担,那至少可以和第一支箭共处。

作者论及的是在心理疾病和正常情绪之间那些麻烦、黑暗的领域。

关于悲伤、焦虑、愤怒、愧疚、羡慕、厌倦、寂寞和折磨,这8种日常生活中令人不快的感受中,她不断用着讲故事的方法,从个人经历、历史、新闻、文学、电影和心理学研究中,试着点出这些情绪可以成为的不同化身:

例如,悲伤可以是“战场军医”(为了自我保护将我们从战场撤离)到“火焰的守护者”(虽然失去具体的人、但守护着相应的意义)“灵魂的雕刻师”(因为扛着十字架而定义自我)。

无聊可以是“神奇花园”(让你像爱丽丝一样有机会进入兔子洞)“创意之井”(创造力需要由“无为”提供的时间和空间里才能发挥,神经科学也发现)和“明晰之镜”(在无聊的经历中,发生了自我理解)。

在我看来,作者最令人耳目一新的观点,(也是让我买下这本书的动力)是对“创伤后成长”这一名词警告:

“每个人穿越黑暗时的生命经历都是特殊的,没有人有权利说这个旅程应该如何展开。”

他借用癌症患者和作家芭芭拉·埃伦赖希的故事表明,当人们被暗示癌症应当作为一种正面经历而看待时,痛苦会被加剧。而一般人、包括敏感的临床医生和学者,也很容易因为“创伤后的积极改变”的存在,暗示他人应该对疾病和不幸心存感激,“学会向好的一面看”。拜托,向发给人一手烂牌的命运发飙,这不是很理所应当的吗?

相应地,作者借用了“英雄之旅”的象征概念(像是RPG游戏中的主角一样,受命运召唤、展开一段充满磨难、试炼的冒险之旅),表示在逆境中,无论做什么、无论以任何一种模式幸存,都是在英雄之旅上。

(有时,对于曾经经历过剧烈创伤的人来讲,仅仅是活着,继续呼吸,就可以是一种充满强大力量和英雄气概的行为。)

悲伤、焦虑、愤怒、愧疚、羡慕、无聊、寂寞、痛苦,每一种都是不容易面对的苦境。但书中故事主角们,都在黑暗中重新塑造了自己,将困境转化成为令人骄傲的个人特质,痛苦之旅也可能成为一场英勇追求。

总之,作者试图表明,负面情绪可能在人生中有很大意义,即使不能被善用,也是人生中完全正常的经历。如果“创伤后成长”正在发生,那是最好不过。如果还没有发生,那你也正在一场英雄之旅中。

关于这次新型肺炎的疫情

一直都想写些什么,但是一直都不太顺利。可能是因为曾经在武汉这个城市住过4年,对那些地区的名字太过熟悉、而且对这个地区的公共服务效率之低下和官僚化有太过深入的体会的缘故。

这次武汉的肺炎疫情,从开头两三周的步步皆输,到现在看着可能变成人和病毒长期僵持的状况。湖北和武汉地区依然有大量确诊和疑似病例、一些地区防控手段在升级(意味着生活的困难程度在上升)、每天依然有新的感染和死亡人数,但其他地区的增长速度似乎都在放缓。全国各地数以万计的医疗人员前往湖北援助。

作家方方在财新连载的日记是我最主要了解疫区人民观点的来源。看着她二十几天的生活记录,朋友给她发来的消息、她打听到的消息,关心着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是否得到治疗、哀叹着自己过去的好友的病逝、每日购买的食物和用品。我看到那些熟悉的商店名字、工作单位,内心在默默叹息。

我在试着理解这发生的一切。

理解灾难,除了灾难本身除了带来肉眼可见的困难,也要看到人类在灾难的空隙捡着希望的碎片、那样朴素和本质的关于生存的坚强。在《身体从未忘记》的书中记录着,人们可能一边情绪失控、尖叫着退缩,或者僵硬着身体、咬紧牙关,一边仍然努力地活着,试着克服焦虑和恐惧。

还看到有人写文章,引用了雨果的一句话:有的缄默等于撒谎。这次不是感动,而是惭愧。
    是的,我只能选择惭愧。
    更多呼救的叫骂的视频,我已不想再看。我自知,我再理性,也有承受不住的时候。而那些远不如我的人,恐怕更是。我们现在迫切需要的是抬起头来,向希望处看。向更多面对艰难却仍在努力的人看……向无数疲惫不堪却依然坚守岗位的人看,比如所有冒着感染危险的医护人员。还有,那些在街路上日夜奔波,做着各种服务的志愿者们。还有……许多许多。看看他们,便会明白:时至今日,我们绝不能恐慌或是崩溃。如果我们恐慌和崩溃了,他们所有的努力,都将白费。所以,再多凄惨的视频,再多恐惧的谣言,都不要恐慌,更不能崩溃。我们唯一可做的就是:守住自己,管好家人。服从指挥,完全配合。咬紧牙关,关门闭户。哪怕大哭出声,甚至不再关注疫情,都可以。看看电视电影,看看那些以前被骂过的娱乐致死节目,让自己挺过这一关。

我无法建议一个人应该如何面对灾难。无论是天灾人祸,灾难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死神随机收割,苦难和挣扎,人性的坚韧灵活和脆弱丑陋,一一显现。宗教也无法解释灾难的意义。人对于世界的信念也如果地壳运动一样,一些大陆沉入海底、一些大陆升起、板块之间产生挤压、撕裂。

灾难对于一些人观念世界的改变,确实也如地壳运动对地球的改变一样。

作为心理师,我和所有的普通人类一样,都只是在废墟里收拾着人道主义的残垣断壁,感受着许多的人生道路被突然中止的恐惧和悲伤。很多人失去了生命,很多人的生活从此面临巨变,很多人被逼着去面对一直以来在逃避的恐惧,很多人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身份,作出决定。

在生死之间,以往的纠结有的被放大、有的被缩小。在灾难中,稳定的日常生活成了一样奢侈品。以往的生存压力收入、加班、老板的颜色,虽然依然碾压着自己,但比起生死存亡,孰轻孰重?同住的家人,即使彼此之间争吵大于和睦,灾难当前,是否只能拥有彼此?如果在灾难面前,不做炮灰,是不是还有退路?如果不想成为负担,是否就只能无声死去而这样做,对其他毫无退路而默默故去的人来讲,是否公平?因为疫情观点不同而反目的朋友,是否还有重修旧好的机会?如果个体的工作如此重要,是否能阻止一个又一个生命的逝去?

在心存侥幸的想法(我应该会在这个灾难中幸存下来或是悲观的想法之间,人的行动和思绪在跳动着,转换着。人很少完全乐观,紧张也不一定意味着完全悲观。当然,也允许少部分人真的非常悲观、h uo非常乐观。

这个月来,针对同一个主题的持续讨论,让人惊讶地发现生活的多重面目、而每个个体在其中可以成为的重要(或毫不重要的)的角色、能够组成或分离的群体。这个层次复杂、参差多态的生活状态,我希望罗素诚不欺我,在复杂中,孕育着未来的希望这是整齐划一的乌托邦不存在的。

从2020年1月27日开始,我每周两次参与到团体心理干预中。

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些事,我有一些想法:

1

焦虑是正常的。

现在的状况远远超出了正常范围,恐慌是很自然的;

一个人面临危险,肯定会不断寻找可以控制危险、解决危机的方法。但现在危机看来一时半会不能解除,陷入焦虑中,自然感觉度日如年。

无法进行正常的日常生活上班上学、和人见面交流、外出娱乐,出现不适和烦躁是自然的。

当这些感受干扰了正常生活,人当然会觉得痛苦。人有自然的趋向“正常生活”的倾向。但这种感受是自然的。

你可以感受到情绪,但不一定会被它裹挟。一般情况下产生的情绪,会随着情况变化,过一会儿就消失了。持续存在的情绪,有可能是某些情况让你需要保持情绪

例如不知道在何处的危险。

有的人会持续一种情绪上的大起大落,这种大起大落可能是很快的、也有可能像潮水那样持续一段时间。

2

每个人在灾难中的感受很不同。

有在疫区待过的人、在疫区(甚至缺乏基本生存物资)的人、有亲友在疫区的人、在一线的医护人员、担当社区一线工作的人、做志愿者的人、有亲友感染的人、自己感染的人、感染已经康复的人、从事殡葬业的人、因为疫情失去亲人的人、因为疫情面临失业和人生停滞的人、因为疫情而被迫和家人分居两地的人……

每个人、每一天的感受,都是很不同的。而我们对生活中灾难的判断,和我们自己的世界观很相关。

对于一些人来说,这次的疫情可能变成一种持续性的创伤:持续处在生存挣扎的过程中、要时刻忍受充满危险和充满变化的生存环境。

对于另一些人来讲,可能是一次充满了悲惨新闻、过于漫长的假期。

对还有一些人来说,这一次,就是生离死别。

3

提供实际帮助的困难:

在灾难中,直接的、有关生存的帮助是重要的。

但灾区的情况瞬息万变,具体的应急方案可能今天还能用、过几天就不能用了。这个小区今天还没封,明天就封了。食物和消毒用品长期不足,医院从第一天开始装备不足。我们没有见到稳定有效的援助途径。

这对于助人者和自助者,都是沉重的负担。

无助感由于资源稀缺,经常面临无法援救的情况。这对于所有人来说,其实是最困难的。

但套用同事的一句话来讲:虽然我们的帮助是杯水车薪,但不要忘记,与此同时,有很多个小水杯在一起工作。

4

创伤的间接影响

即使你或你的家人没有直接感染病毒,或者你并不处在湖北/武汉中,这场灾难仍然在影响着你:

你可能因为疫情而无法上班上学、无法离开老家、无法探望以往会走动的亲友、囤积生活物资、无法下楼。

你可能每天目睹大量在疫区中的悲惨故事和求助信息;

你可能曾经尽力筹备寄往疫区的物资、或转发求助信息、因此面临亲友之间的反目或者账号被封锁;

这些都在影响着你的生活的方方面面。无论你如何否认,你的生活都和灾难发生之前,都不一样了。

5

未解决的创伤

如果有人有童年、发展性创伤、或在过去经历过类似的创伤,而且这些创伤尚未解决,那么他们可能会表现得更加恐慌、焦虑、抑郁,甚至出现解离、闪回等症状。

如今爆发出的愤怒、恐慌、焦虑,或冷漠、疏离,其实也是个人对过去公共事件未解决创伤的一种反应。

6

那些看起来妨碍疫情的行为,可能也是创伤的反应:

例如:

  • 从事高风险的行为(明知道附近有人感染、而不做任何防护跑去人多、危险程度高的地方)
  • 成瘾行为(饮酒、性、赌博)
  • (隐藏的)自杀意念觉得生活没有意义、或者是对其他人的负担
  • 自伤行为(抓自己、烫自己、割伤自己、以头撞墙、不断抠原有的伤口让它不容易痊愈)
  • 攻击他人

这些行为意味着他们需要更多的帮助。但在灾难的混乱期间,虽然可以透过热线求助缓解即时的情绪,但是有效和稳定的帮助,和平时一样,并不容易找到。

7

自我照顾

创伤的本质是一种无法行动。而这次灾难中反应最快的各种志愿组织和志愿者机构,则是一种最直接的行动

找资料、买物资,也是一种克服创伤和积极行动。

吃好、睡好、在家保持锻炼、增加含有正念元素的活动,也是维持自我稳定的一种方法。

心理咨询不能直接增加抵抗力,但如果你需要的话,可以帮助你维持一定的规律生活,间接增强抵抗力。

8

对创伤的心理治疗

在武汉,几乎人人心理上都有创伤。这恐怕是绕不过去的一件事。无论是关在家里二十多天尚且健康的人群(包括孩子),或是曾经顶着冷雨满街奔波过的病人,更或目送亲人装入运尸袋被车拖走的家属,以及看着一个一个病人死去而无力拯救的医护人员。等等等等。

创伤的心理治疗过程可能并非易事。

除了治疗师最好有创伤治疗的经验外,你也要确认你在这个治疗师相处的过程中,感觉到安全和舒适。

创伤的的治疗需要一段时间,也有多种方法。

9

有的人认为,心理咨询有利于维持社会稳定。

社会稳定是一个政治概念。这是当权者需要思考的问题。

作为个人,稳定感直接来自于我们感受到的世界是安全的还是危机四伏的。这种感受除了来自于我们小时候的成长环境,也来自于我们直接接触的人和信息。

灾难也会改变我们对世界的态度。当各种各样的信息都一次次表明个人的生命、财产和健康在灾难面前不堪一击,公共部门在这过程中表现出的粗暴、迟钝、无能,患者、其家属和医护人员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人人感受到危险、恐慌、愤怒、无法信任,不一定是一种不符合现实的感受。

面对这样的灾难,心理咨询去做的,往往是帮助个人识别哪些情绪是不符合现实的、哪些感受也许是符合现实的,然后帮助个人找到身边可以使用的资源、改善自身处境。

心理治疗师关注的个体的发展。除了每个个体的感受和意愿需要得到尊重,个体对于社群的参与和归属需求也需要得到尊重。

当一个个体发展由于外界的不公平而受到压抑、孤立,那么,当ta能够采取行动影响外界的时候,ta的内在世界也在发生积极的转化。

哲学家Krishnamurti(克里希那穆提)有一句话流传很广: “It is no measure of health to be well adjusted to a profoundly sick society.”

在这次惨剧中,我们明显见到维持一个相对稳定的健康社会,需要健全的公共服务。

一些本可避免的健康问题,与各个地区相对公平的金钱、权力和资源分配状况以及政策选择密切相关。对幼儿、失业期、老年人、残疾人和因意外、疾病或灾难无法工作的人群提供综合的社会保护政策,为所有人提供可以利用的、和良好的卫生保健设施,是维持每个人健康的至关重要的举措。

10

“创伤是灵魂的骨折,恢复得好了,你会变得更强壮;恢复得不好,你的骨头就会歪掉、或变得脆弱。”

创伤发生过之后,就不能假装事情都没发生过。身体从未忘记。

从创伤中恢复的过程,可能会让你感觉更悲伤,你也有可能重新整理价值观和世界观,也会变得更明智。

但在这之前,观察和思考、感受、接纳自己的情绪(失控)、重新整合关于创伤的记忆和叙事,并不可少。

参考:

Emotional and Psychological Trauma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us/articles/200111/recovering-trauma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us/blog/compassion-matters/201803/dealing-unresolved-trauma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164972073/

http://fangfang.blog.caixin.com/archives/221419

学龄前孩子的好胜心很强、不愿意接受游戏输了、或者很容易放弃游戏怎么办?

Q:孩子的好胜心很强、不愿意接受游戏输了、或者很容易放弃游戏怎么办?

A:不要和孩子竞争。

游戏规则该是什么?谁输谁赢?谁画得比较好?

很多家长会和孩子竞争。有时候竞赛以因为社会上竞争很多所以要提前帮孩子适应,但这么做是不明智的。

这种竞争出现的例子有:当你在和孩子玩桌游/棋牌类游戏的时候,你觉得孩子要用正确的游戏规则、或者觉得孩子要学会认输、或者你只是真的玩得很好,以至于让孩子觉得自己实在没办法赢。

想象一下,一个妈妈在和自己的小孩玩积木。小孩花了半天终于建好了一面墙,但她转头一看,妈妈已经搭好了一栋房子。小孩肯定会觉得自己很弱,而且小孩会觉得自己被迫卷入了一场竞争当中——而且这个竞争里,她是没办法赢的。小孩可能会放弃游戏。更有可能的是,她会转向另一种更可能会获取控制感的方式:例如开始打滚耍赖。

游戏最重要的是培育孩子的能力感和独立性,给予他们合理控制的权利和机会。对于年幼的小孩而言尤其如此。对于年幼的小孩而言,游戏是他们与大人的互动当中,几乎绝无仅有的、能够控制场面、甚至设置规则的机会。

学前儿童不会明白桌游/棋牌类游戏的规则。他们七八岁的时候,他们才会开始用一种合作的方式使用规则,但他们其实也并不太明白规则。然而,只要过度的竞争和规则被避免,学龄前儿童也可以和父母一起享受游戏。

你也不用担心孩子不能学会失败”——生活中的很多方面都会教会他们失败。而且,如果你能够在游戏中遵守、而且示范接受规则,他们也将会在生活的其他方面、对你的规则表现出更多的合作和接受。

 

 

其实,孩子在玩耍中,孩子可以探索他们自己的喜好、能力。

而更重要的是,当父母参与到孩子的玩耍中,孩子才会更多地自发的玩耍,

而父母的互动和反应,也刺激孩子的语言沟通能力、社交合作行为和情绪调控能力的发展。

总之,好的游戏陪伴,可以降低他们的恐惧、愤怒、和无助,促进他们感觉到更多积极的掌控感、成功和喜悦。在跟孩子的良好互动中,你也会感觉到更多的快乐和惊喜。

这一次的工作坊,会囊括惊奇岁月体系中最重要的理念之一:敏感性养育——当父母越能理解自己和孩子的气质,父母就越能提供孩子需要的反馈。当你报名成功之后,你将会收到一份气质量表,帮助你观察和了解自己的气质与孩子的气质。这将帮助你在本次工作坊中得到起点。

这一次的工作坊也会有更多的体验性环节。我们预期这会是一次轻松、充满乐趣、又能学会到不同技能的工作坊。

 

更多关于游戏中可以怎样培养亲子合作,请参与惊奇岁月12月14日的工作坊。

时间:2019年12月14日上午10.30 – 13.00

地点:

Stichting Dona Daria

Gerard Scholtenstraat 129, 3035 SJ Rotterdam

目标受众:2-8岁儿童的父母。

学习方式:3-8人小组,观看视频和讨论、角色扮演

费用:25欧元

(如果你觉得工作坊对你没有帮助,你可以在工作坊结束之后要求退款)

请在12月12日之前联络zhi.li.work@gmail.com或微信z596717报名,以便场地安排。

 

2019年8月-11月

在2019年8月-11月,

作为治疗师,我做了:

11月

 

10月

9月

  • 41节咨询
  • 4次个人督导
  • 12小时团体督导
  • 5小时小组学习

 

8月

  • 37节咨询
  • 4次个人督导
  • 8小时团体督导
  • 4.5小时小组学习

 

荷兰人都在说的burnout,究竟是什么?

原文最早发表在公众号Access2Health,2018-05-18)

我有很多来访者都是研究生。他们可能一边学习,一边每周打两三天工、或实习、或干自己的创业项目,经常去找朋友聚会,旅行健身一个不漏,他们还有灿烂的实习和志愿经历,小学中学大学成绩都不错,简直就是人生胜利组成员,人生故事如果发在朋友圈上,肯定会收获一堆“赞”。

然而,当他们坐下来讲自己的经历时,他们的泪水在打转。他们其实疲惫不堪,事情多到做不完,但一天下来忙来忙去又没有意义感;另一方面,自己脾气又容易爆发,跟伴侣吵架吵到天翻地覆;他们可能身体上也有各种疼痛问题,可能睡不好觉,甚至可能半夜跟伴侣吵架吵到进急诊室。

我跟他们说,你看起来有点像burnout了

他们难以置信。

burnout这个词在北欧(和荷兰)的日常生活中常常出现,其地位就像是“抑郁”在日常中文中一样,接受度也很高。所以我们现在来谈论这个词汇。

burnout作为一个诊断列于ICD-10当中,但并没有列在DSM中。在瑞典和荷兰,burnout都是排名前五的诊断,绝大部分机构内也会对学生/员工提供“抗压”辅导(也就是针对预防burnout的辅导),法律也规定雇主要为因burnout而无法出勤工作的人提供补助

但在北美,很少有人将burnout作为一种临床诊断,而将这些症状分散诊断为抑郁、神经衰弱(neurasthenia)或长期疲劳。无论是什么诊断,让我们先理解一下,荷兰人所说的burnout到底是什么。

什么是burnout

目前,世界上针对burnout的诊断主要是北欧人做出来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特别脆弱。burnout比日常压力要严重很多。虽然burnout的一般中文翻译是“(职业)倦怠”,但我的朋友觉得按照音译翻译成“崩)(煎)熬”比较符合burnout的严重程度

Burnout 其实指一个人持续处在压力当中的状态,也就是说,这个人手头的资源不足以完成ta手头的任务。

关于Burnout临床描述都包括以下3个核心状态:

1)“累成狗”(exhausion):情绪、身体和心理能力都被透支,,或者频繁的头痛、感冒、肠胃、肌肉、血压、睡眠问题;

2)“负能量”(cynicism, depersonalization or detachment or ):对自己的工作对象失去好感,觉得其他人都自私自利,对人失去信任感,也对生活和工作失去价值和信心,回避和人的交往,得过且过;

3)“有毛用”(inefficacyor personal accomplishment):觉得自己做的努力一点效果都没有,也没有一点成就感,总而言之,很“丧”。

(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full/10.1002/wps.20311

很多时候,burnout的症状跟“抑郁”“焦虑”很相似:心情低落、烦躁、觉得自己一无所长,一事无成,甚至出现自杀倾向。只是这些症状中有很大一部分跟你的事业(或你的周围环境)有关。而且严重burnout的人通常也有强烈的身体症状,也可能完全符合临床抑郁或焦虑的诊断标准。

临床抑郁的诊断标准(重性抑郁majordepression):

在两周内出现5个症状,而且其中一项是以下症状12,而且与既往相比有显著的功能变化;这些症状非常痛苦,或者导致社会关系、职业或其他重要功能的损害;而且这些症状不能归因于某种物质的生理效应或其他躯体疾病;也不能更好地用其他精神病性障碍来解释;从来没有(轻)躁狂发作:

1.几乎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心境抑郁,即可以是主观的报告(例如,感到悲伤、空虚、无望),也可以是他人的观察(例如,表现流泪)(注:儿童青少年,可能表现为心境易激惹)。

2.几乎每天或每天的大部分时间,对于所有或几乎所有的活动兴趣或乐趣都明显减少(既可以是主观体验,也可以是观察所见)。

3.在未节食的情况下体重明显减轻,或体重增加(例如,一个月内体重变化超过原体重的5%),或几乎每天食都减退或增加(注:儿童则可表现为未达到应增体重)。

4.几乎每天都失眠或睡眠过多。

5.几乎每天都精神运动性激越或迟滞(由他人观察所见,而不仅仅是主观体验到的坐立不安或迟钝)。

6.几乎每天都疲劳或精力不足。

7.几乎每天感到自己毫无价值,或过分的,不恰当的感到内疚(可达达到妄想的程度),(并不仅仅是因为患病而自责或内疚)。

8.几乎每天都存在思考或注意力集中的能力减退或犹豫不决(既可以是主观的体验,也可以是他人的观察)。

9.反复出现死亡的想法(而不仅仅是恐惧死亡),反复出现没有特定计划的自杀观念,或有某种自杀企图,或有某种实施自杀的特定计划。

根据一项研究,有50%患有重性抑郁的人在全科医生初诊时会被漏诊https://www.uptodate.com/contents/zh-Hans/unipolar-depression-in-adults-assessment-and-diagnosis?topicRef=91774&source=see_link

抑郁是一项持续时间很长的精神疾病。如果出现纯粹的轻度慢性抑郁(2年以上、不满足重性抑郁的所有标准,或称为“心境恶劣”Dysthymia)、持续的重性抑郁发作或间歇重性抑郁发作,则可能“持续性抑郁症”(perversive depressive disorderPDD)

持续性抑郁比重性抑郁可能带来更严重的功能性障碍,例如长期失业、无法建立亲密关系、依赖社会福利援助等。PDD的症状与严重burnout的症状也非常相似

Burnout的历史和蔓延

最早在1980年代,burnout是在从事服务、教育和医疗照顾领域的工作人员或实习学生之中发现的;这个词汇在1990年代扩展到其他行业当中;最终,在2000年左右,这个词汇被广泛用在所有承担着一定责任和角色的人身上,例如父亲,母亲,甚至是中学生、小学生。

在北欧,特别是荷兰和瑞典,则将之看做一种区别于抑郁的独立疾病进行研究和诊断。在荷兰,也会运用特殊量表进行研究和诊断。

在荷兰burnout的诊断可以透过几个量表进行

  • 4DKL Vier Dimensionale     Klachten Lijst),
  • UbosUtrecht Burnout     Scale),
  • SCL 90(症状自评量表-90
  • BDI(贝克抑郁量表)

(其中后两个量表可以在网上找到中文版、四维症状量表则是开源的 4DKL VierDimensionale KlachtenLijsthttps://dkp.nl/apps/4dkl/可以用chrome打开自动翻译回答 如果你被诊断为burnout,你的雇主应该根据法律规定给你补偿。如果你害怕直接向雇主提出burnout补助的请求,你在网络上也能查到很多律师和医疗服务者提供诊断或法律服务。你可以在网络搜索overspannenheid,或访问stichting burnout的网站查询



这个词汇被运用的范围越来越大,一方面意味着更多人关注burnout这个状况;另一方面,这和我们感受到社会变迁相同:这个世界是运转得越来越快:以往大家渴望休闲地生活,现在大家更关注如何提升工作效率;经济发展让财富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手里;技术和市场流行的迭代越来越快;社交网络、真人直播节目又让我们更容易发现其他人光鲜的一面,从而加深了对自己焦虑感。

时至今日,我们似乎都觉得一个成功人士的状态就是三头六臂、可以滴水不漏地完美处理好一大堆事情。然而,这种永不停歇的状态让burnout悄悄跟上了年轻人

全荷兰学生会(LSvB)在2017年的调查发现,75%的学生非常疲惫emotioneel uitgeput), 34.6%的人极可能有burn out。相比较而言,工作中的健康人群只有14.6%的人有burnout 

如果想要看到更多真实的学生burnout故事,可以在twitter上看标签为 #Opgebrand的推。

Burnout就好像是一道闸门。如果一个人任由自己处在burnout中,其他的精神和身体健康状况就会接踵而至。一项长达10年的跟踪研究显示burnout增加因为心血管问题住院的几率。另一项芬兰的追踪研究表示,burnout的人通常也有抑郁,而抑郁的人通常也更容易burnout。荷兰的一项研究也发现,严重burnout的人通常也会有至少一种严重的身体症状,例如头痛、肠胃问题、频繁感冒、肌肉疼痛、睡眠问题等。

如果你看到这里,你是不是觉得burnout是一个认真严肃的事情呢?

burnout和学生(学术burnout)

研究生的学业/事业,无论是硕士生还是博士生,其实都可以跟一份高度竞争性的全职工作(而且是常常需要加班的工作)相提并论。唯一的区别是工资:硕士生不领工资,而博士生领的工资可能低于他们应得的水平。

研究生也有可能在职场上遇到跟职场相同的压力:例如:

  • 工作环境忽视自我照顾的行为、鼓励抛弃一切疯狂加班;
  • 工作任务太难或者太无聊;
  • 评判成就的标准不明确;
  • 与老师/上司之间的关系不佳、同事之间或上司与学校之间冲突非常高;
  • 承担了太多不属于自己的任务缺乏边界
  • 对自己的要求太高;
  • 缺乏学习新方法、新理论的动力;

……

学生burnout与职场burnout不同的地方更在于:

  • 大学环境的文化(高要求、高自律、强调独立)容易让人引起burnout
  • 学生的学习环境中的任务设置可能也会高于学生本人可以承受的程度(例如:学校在削减经费、削减老师提供课程辅导的时长、学校国际化程度不足……);
  • 大学并不需要为burnout的学生给付薪水,所以也没什么动力去保护学生免受burnout
  • 研究工作一般是一项相当独立的工作
  • 学生比一般职场人来说更年轻,相对缺乏处理压力的经验
  • 害怕失败

而作为留学生,需要处理的压力则会更复杂:

例如:

  • 成年之后的独立生活(包括担心自己的经济收入和照顾自己日常生活起居)
  • 担心家里的留学投资没有回报
  • 重新构建自己的社会支持网络(朋友圈子)
  • 可能有的人需要照顾家人、或维护家庭/亲密关系
  • 在陌生的社会和语言环境中重新适应
  • 需要面临回不回国之类的生活重大选择
  • 与周围(本国)学生或国内同龄人的比较

如果你不幸是一个设计/艺术学生,你可能还要面对设计行业里面普遍存在的羞辱性教学、行业内习惯性的加班、以及不那么稳定的职业前途。

反burnout

看到这里,你可能已经觉得烦透了:那要怎么逆转burnout

反burnout,或者疗愈burnout的最终目标是回归工作。(很可惜,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过得起不需要工作和学习的生活)

在本文一开头就有讲,一个人出现burnout,包括3个感觉的出现:“累成狗”exhausion、“负能量”cynicism、“有毛用”inefficacy

3种成分的反面,就是“恢复能量”“归属感”“效能感”。

“恢复能量”,也就是说:吃好睡好精力好,对自己好一点,让自己开心。

“归属感”,就是接受他人的善意,感觉到工作和学业的价值和意义。

“效能感”,就是感觉到自己是被需要的、自己的努力是有作用的。

这三点看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往往不那么容易。

反“累成狗”,也就是“恢复能量”,是最简单容易执行的一项了:合理规划任务,多休息,少工作、少加班,早睡早起、安排时间做运动、饮食均衡(多吃蔬菜少吃糖),做些让自己会分泌内啡肽的事情,例如跑步或冥想。

反“负能量”以及第三项“效能感”就比较难了。切记,“负能量”的反面不是“打鸡血”。一个人要真的摆脱“负能量”的状态,需要爱,需要信任感,需要成就感。

要找回这些感觉,有很多条路可以走。每个人的情形不同,不同的心理学流派也给出了不同的解释。简而言之,看自助书,找咨询师,参加工作坊,学习一些处理负面情绪的技巧和解决问题的技巧,增加一些自我认知(从而找到努力工作和生活的价值所在),都是不错的方式。

消极情绪,例如恼火、焦虑、羞愧、厌倦、无助、沮丧,往往影响一个人的注意力和信息加工能力(也就是专心理解paper的能力),从而影响学业表现和学习的自我效能感。学会一些有效的情绪管理技巧(例如接纳情绪、或认知重评)往往可以摆脱负面情绪对学习表现的负面影响。

当然,不要忘记,burnout有部分原因是跟环境有关系的。改善自己的工作或学习环境,例如,给自己找一些好玩的副业,给自己找一些能帮助自己的新同事或新朋友,包括换工作、换学校,都可以是积极的方式。

治疗burnout的不同阶段

虽然暂时比较缺乏burnout治疗的实证研究,但是,一份荷兰出版的、关于治疗burnout的指导意见给出了治疗burnout的三个阶段和目标

时期

干预方式

可以做的

急性期(由于失控/崩溃而造成恶劣后果

基本干预方式:

给予信息:

关于日常生活规划、

关于burnout的不同面向

可选干预方式:

谈话治疗、写作练习、优先化任务、学习放松技巧

病人要学会:

接受;

加深对自己的理解;

保持平静和放松;

保持日常生活规律

问题解决期(理解burnout的诱发点,开始解决问题)

可选干预方式:

写下问题焦点和解决问题的方式

探索问题和解决方式分别都是什么;

找到问题和解决方式的方向;

应用期(将前一阶段的解决方式应用起来)

可选干预方式:

安排时间,进行哪些解决问题的活动

预想可能出现的问题,采取积极的方式预防它

处理会诱发burnout的因素

找到运用解决问题的方式;

采取行动;

逐渐恢复工作、社交和其他功能性行为

在急性期,你可以采取承诺与接受治疗(ACT)中的方式,接受自己的焦虑感和挫败感。静坐、mindfulness,休息、放松、让自己的生活保持平静和规律,是你可以做的。

在问题解决期和应用期,你可以依靠焦点解决咨询的自助书或网络上的worksheet,来试着思考这些问题的焦点和解决问题的方式。

结论

目前,针对burnout的治疗和预防方式并没有那么多实证研究。但是,针对burnout之中重要的成分,例如抑郁、焦虑和负面思维,倒是已经有很多证明有效的方式。

如果你觉得自己已经出现了类似burnout的症状,这可能告诉你:你需要休息。你往身上揽了太多的责任了。是时候要照顾一下自己的情绪,并寻求专业帮助和同事家人的支持。

如果你还没有burnout,或者你正在从burnout中康复,你可以专注在提升自己的心理弹性(resilience),吃好睡好运动好,建立支持性的人际关系,培养自己的不同爱好,学习一些好的认知习惯和情绪习惯(例如:不要习惯性在脑子里把自己批评一通,对自己有同情心一点)。

burnout的形成和恢复都是一个缓慢的过程。给一些耐心,慢慢来。

参考资料:

https://ruudmeulenberg.nl/burnout/burnout-onder-studenten/

https://www.webmd.com/parenting/raising-fit-kids/recharge/features/teen-burnout#2

https://www.fnu.edu/tips-preventing-student-burnout/

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full/10.1002/wps.20311

https://books.google.nl/books?hl=en&lr=&id=leKPAgAAQBAJ&oi=fnd&pg=PP1&dq=burnout&ots=4GUr6fnaO2&sig=Sbkab2ZDjTzKeu3BvJUFArnVuec#v=onepage&q=burnout&f=false

http://www.burnout.nl/burnout-diagnose/diagnose-burnout-aanpassingsstoornis.html

https://www.ggznieuws.nl/home/een-op-de-drie-studenten-heeft-verhoogd-risico-op-burn-out/

Scan with WeChat to
follow the Official Account

当孩子的啦啦队长,帮助孩子成为一个健康自信的人

你还记得自己小时候被表扬的感受吗?

每个人都喜欢被表扬。当有人跟你真诚地说:你太棒了!我喜欢你这样做。听到这样的话,每个人心里都会充满了兴奋和动力。不仅仅是小时候的我们渴望赞扬。长大了之后的我们,当我们的工作被同事、上司认可的时候、得到伴侣的感谢和赞赏,我们也会更有动力,也会更快乐。

称赞,对孩子的影响更大。孩子是被注意力喂养的。当你给予孩子更多的积极关注,经常称赞好的表现,孩子会更主动表现出好的一面,有更积极的自我形象,家庭的氛围也会更轻松、欢乐,亲子之间的关系也会更温暖、紧密。

不幸的是,人们更容易花更多的时间批评和纠正孩子——这一点,在中国家庭中成长的大人最有体会。我们的成长过程中,经历过不少来自家长或学校老师的批评和羞辱,可能一不小心就说出了以前听到的话。

另一方面,作为大人,很容易拿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到孩子做事的结果,必然就容易把孩子已经能做到的一些简单的事情,例如自己刷牙、按时睡觉、分享玩具,会被认为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不需要赞扬或奖励。

除此之外,大人还很容易看到孩子做事美中不足的地方——例如,当孩子做对了一道数学题,家长会期待孩子做对另外5道数学题;孩子学会了一句中文,家长会期待孩子学会整篇课文——这在亚洲家长身上是极为典型的。

于是赞扬就迟迟没有机会出现。


其实,期待孩子不需要赞扬就好好表现,这样是不现实的:

当某个行为在过去受到赞扬或者关注,那么这个行为很有可能会继续;如果某个行为得到忽视,那么某个行为则不太可能继续出现。因此,没有哪种行为应该被认为是理所应当的,没有得到注意的行为很快就会消失。

就好像,当我们在说一门外语时,其他人都很热情、愉快地回应我们,我们就会更有动力学习;但当我们用这门语言跟其他人说话,其他人却当做没有听见,那我们就不会再想做说这个语言。如果我们在说这门语言时,总是被纠正和批评,那我们很快就会灰心丧气,深深认为自己不是学语言的料,再也不想学习了。

不要等到事情变得完美了之后再给出赞扬。因为赞扬,是辅导孩子一步步掌握新的技能、坚持尝试困难任务的阶梯。你给出的赞扬(而非纠正),是孩子攀上高峰的登山绳。


家长有时候会想,赞扬会不会宠坏孩子?孩子会不会仅仅为了得到赞扬而表现?

其实,研究发现,缺乏赞扬往往引发孩子的行为问题,而且,那些仅仅为了得到外在赞扬或物质奖励的孩子,通常更是极度缺乏赞扬。如果孩子能够会被赞扬宠坏,也是极为少数的情况。

另一方面,研究也发现,受到足够来自父母赞扬的孩子,通常会有更平衡的自尊,也更多地会赞扬其他人——神奇的是,善于赞赏他人的孩子,通常也会更多地得到周围的人的喜爱和赞赏。相反,如果家长经常挑剔/纠正自己的孩子,那么孩子会内化了家长的批评和挑剔,那么也会容易用类似的眼光看待他人和自己。


有的孩子,会表现得特别不愿意接受赞扬。当孩子拒绝赞扬,父母容易觉得沮丧,也容易误认为孩子不需要赞扬——其实不是的。这些孩子,很有可能内化了一个糟糕的形象,而且深信不疑。面对这样子的孩子,赞扬需要被放得更大才行。只有当他们的内在糟糕形象是在抵不过赞扬了,他们才能接受赞扬。


有的家长会觉得,自己的赞扬听起来很虚假,或者觉得自己好像在用一些手段控制孩子一样。

这个时代,我们觉得赞扬是虚假的,而吐槽和批评是真实的、有快感的。但在这里,我们要强调的是,不要把成年人之间的复杂互动放在亲子之间的互动上。家长给孩子的赞扬,和你的老板因为你业绩好所以给你的奖金、或者你的点赞之交给你的点赞不一样。孩子的天性是吸收家长给予的评价。而我们希望用赞扬塑造的行为,来自于孩子自发的、自愿的行为,而不是孩子不愿意去做的行为。如果你觉得赞扬奇怪,那么多试几次,奇怪的感觉就会慢慢消失,而赞扬也会变得越来越自然。


最后,有的家长会觉得赞扬别人特别特别艰难。这些家长,通常也会对自己非常挑剔,对于自己遇到的困难、以及正常人都会犯的错误,都毫不留情。甚至,当看到孩子在闹腾,会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的爸爸/妈妈。

这样的家长,要先学会用一种有同理心的态度去看待自己,学会积极的自我对话:你今天很好地处理了两个小家伙之间的矛盾。””正常的孩子每天都至少闹腾一次,你今天处理得已经很有耐心了。当你学会这样做的时候,你会更容易对孩子说出赞扬的话,而孩子也能通过观察而学会自我赞扬。

当孩子学会自我赞扬,也就更能学会衡量自己的内在价值,也得到了更多的内在动力。


总之,赞扬对孩子的发展大有好处,而难处都是家长通过学习和练习可以克服的。和物质奖励不一样,赞扬的语言几乎不需要任何成本,当你掌握赞扬后,就可以源源不断地给予孩子。

期待你的孩子从你的赞扬/自我赞扬中学会了自我鼓励,成为一个自带鼓舞光环、有着健康的自信心,可以努力克服自己和他人困难的人。

在惊奇岁月的工作坊中,透过观看真实的亲子互动的视频,以及在安全、值得信赖的环境和氛围中,学习多样化的赞扬方式。在这两个半小时的模仿、练习、讨论和反馈中,将会帮助你学会多样化的赞扬方式,帮助你跨越道理我都懂的地步。

思考题:

  • – 我可以做什么克服”赞扬好像很虚假“的感觉?
  • – 可以说出5个不同的赞扬的句子吗?
  • – 什么时候该赞扬?什么时候不该赞扬?赞扬多了会对孩子有坏处吗?

惊奇岁月(The Incredible Years)家长培训项目,基于美国华盛顿大学养育诊所(Parenting Clinic)在过去253000多个家庭的研究中积累的,针对2-8岁儿童的行为问题的研究。完成这个训练的家长,都报告儿童的行为问题改善,儿童的社交和情绪调控技能上升。他们成为了更滋养的、更敏感的父母,也对自己的教养策略更有自信。单次的工作坊不太可能解决家庭中长期的问题,但借助工作坊,更多的父母能够以一种自信、愉快、尊重、合作的方式教养2-8岁子女。

重视赞扬,并不意味着我们放任孩子。如何给孩子设立规范,会在惊奇岁月工作坊之后的有形奖励““家庭规则”“有效设限”“贯彻设限”“忽视不理的主题中逐步解说。

我们之后的活动日期和主题包括以下:

时间:

113 周日;119 周六;1130 周六 1214 周六
主题包括:高效率的亲子陪伴;帮助孩子进行情绪管理;帮助孩子进行社交辅导;口头赞扬;有形奖励;家庭惯例;有效指令;贯彻界限;忽视不理

谢谢你的耐心阅读。如果你有惊奇岁月工作坊有兴趣,可以用以下方式联络我。你可以告诉我你有兴趣的主题,也可以告诉我你想要报名参加某一天的工作坊:

我的联系方式是:

微信: z596716

电邮:zhi.li.work@gmail.com

参考资料

The Incredible Years

Author: Carolyn Webster-Stratton

Publisher: The Incredible Years

English 

Printing: New title 9781892222046 March 2006 Paperback 320 pages

图片版权属 confidentparentsconfidentkids.org/

图式治疗体验团体(2020年1月)(英语团体)

什么是图式治疗?

图式,是指一些固定的信念。它的内容可能关于你自己,也可能关于你的环境,而且人通常意识不到自己的图式。

图式在一个人的童年和青少年时期逐渐形成,并且在你的日常生活中不断激活。图式会随着我们的年龄增长,变得越来越固化。

这可能导致一个消极后果:我们的应对方式,不一定符合我们现在的状况。这可能会让我们自我挫败,而且令我们很难成功应对成年生活中的重要事件。

在我们的团体治疗中,我们会处理图式模式(schema mode)。图式模式,是指当你的图式被激活时,所处的情绪状态和应对方式。

“我需要关注/满足其他人的需要,我的需要没有那么重要。”(屈从模式)

“我做什么都不够好。我要做得更好才行。”(严苛家长模式)

“每个人最终都会离开我。”(脆弱儿童模式)

谁可以参加?

  • 感觉到长期、慢性的忧郁或焦虑(害怕)
  • 生活中反复出现类似的问问题
  • 孤独、缺乏社会支持
  • 能够用英语沟通
  • 不适合参加:有成瘾问题、曾经有精神病性症状、无法用药物控制的注意力缺陷症状、有解离障碍者

时间日期:

从2020年1月20日开始,早上9.30 – 11.30 (8个周一上午)

地点:

Borgerstraat 102
1053 PW Amsterdam

治疗师:

Nanci Nievaard / Psychomotor therapist
李智 Zhi Li / Psychologist / schema focused therapist in training

为什么参加团体治疗?

在团体治疗中,你会了解到你的图式模式如何在你的生活中出现、如何应对它们、以及如何改变它们。

我们会回溯到图式模式的起源,但治疗的重点在于改变当下的处境。

我们会使用认知和体验式的方法,包括戏剧治疗和身体疗法(psychomotor therapy)。

在团体中,你也会在彼此中学习。

你想要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中探索你的图式模式并且突破它吗?

这个团体也许是你的选择。

开始

如果你想参加,李智和Nanci会邀请你进入初始访谈,了解你的期待和目标,并认识一下彼此。如果访问之后,你想要正式进入团体治疗,你需要完成一份图式模式问卷。这会帮助你更好地开始这个模式。

团体大小:

最多8个成员,包括男性女性

出席:

你需要出席全部8次治疗

费用:

75欧元/次,共600欧元。你可以分两次付款,即在开始治疗前支付300欧元,在一个月后再次支付300欧元。初始访谈和问卷是免费的。

 

如果你感兴趣,请联系我们

Nanci Nievaard info@nancinievaard.nl
31 6 4029 5867
www.nancinievaard.nl

Zhi Li
zhi.li.work@gmail.com
31 6 2019 6330
li-z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