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心倾听】用更健康的方式满足自己的合理需要

首发于https://www.douban.com/note/709290372/

来自上一次的来信的后续;原信见上述链接。

 

 

见信好。

很高兴知道你这次回家的体验!不知道我能不能把这种有点陌生,有点不知所措、但可以自己作主的“家庭生活”新体验概括成:

「啊,原来我还可以和我的家人有这种方式的相处。好像不错,但好像又有点怪怪的。」

我甚至感觉一点嗔怪:「我这么没用,你们居然还对我那么好。」

嗯……不知道你看到这里有什么感觉?

谢谢你不仅尝试了我在上一封信中提到的方法,而且还告诉了我那么多关于你过去和现在状况。

我看到了年幼的、「7岁的你」是多么恐惧、孤独。

对于「7岁的你」来讲,好像是突然之间,你没有了父母。

顺从大人的安排,不麻烦别人,独自作出关于自己的所有的决定,留学,选择职业,出类拔萃,做“有建设性的事情”……这就是你的guidebook:7岁的你深信(也可能是一种盲目的希望),只有顺从和优秀,才能得到爱和陪伴,“他们就会很快回来”;但实际上他们好像就慢慢消失不见了。

渴望的陪伴和指导一直都没有出现,一再破灭的希望以及多年以来的孤独,让你觉得痛苦。

以你28岁的知识,你了解到个人在社会面前如何无力,了解到「贫穷与分离之间」没有选择。但28岁的社会知识,没有办法缓解「7岁你」的痛苦和孤独。「7岁你」的渴望和恐惧依然强大,强大到一直在支配着28岁的你生活,而你对这样的恐惧和孤独感到无力甚至于无望。

就好像你在信中说的一样,“二十八岁的我……构建一个虚假的空间去自我安慰更可行一点。”

确实如此。想象练习就是一种虚假构建空间,但进行的是有真实效果的自我安慰的行为。这些在想象中的对话,虽然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但却能对你的情绪产生实际的影响(就好像你的记忆和渴望只是你脑中的一些概念,但却会对你的情绪和行动产生实际的影响一样)。

(不要为自我安慰的需要感到羞愧,这是人类在进化中生存下来的重要机能。)

所以,想象练习不是为了重新经历童年的痛苦,而是让那些来自于你童年的感受,得到表达、安慰、感觉到安心的体验。

简单来讲,这个想象练习,是让你担当一个仁慈、有超能力,可以穿越到过去的时空,改写自己的记忆,拯救自己。(听起来是不是很酷?)

那么,在你的想象空间中,7岁的你需要什么?

我想象一个孤独和痛苦的7岁小孩,应该会很希望得到别人的安慰、陪伴。我可能会跟一个突然间没有了父母,任何事情都必须要做决定的7岁小孩说:
– 「你一定很害怕、很孤单吧。而且,你那么小,就要一个人要做这么多的决定,也没人商量,真的很辛苦。」
– 「我可以陪陪你吗?只要你想,我都愿意陪着你。」
– 「你想做些什么,让你觉得开心一点?我陪你一起!」

试着用一个成年人对着小孩能够有的最大的关怀和同情,在想象中对7岁的你说出这样的话,陪伴她,带她去玩,满足她的渴望。

在容纳和了解了这些跟你7岁时经历到的、很相似的情绪,并满足了这部分的情绪需要后,我们就要回到现实了:
– 站在一个客观、但又温柔的角度去看,事实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怎样的解释?
– 在这个场景中,可以用什么更健康的方法来满足自己的需要?
– 可以怎么帮助自己真的实现自己的需要?

当然,这已经是很复杂的步骤了。接受自己一下子应该不能做到全部的可能性。

以下举个例子(如有与现实不符合的地方,请见谅):

你在春节期间,面对着父母的关心时感到不适。你渴望沟通,但又害怕冲突,这然你觉得伤感。这种不舒服、不安的感觉来自于你从童年期间一直以来未被满足的、稳定接纳的需要。你觉得父母的举动是不真诚的。

在你28岁的社会经验中,你很清楚,由于你们长期的分离,你们是很难达到理念层面的理解和接纳。你的父母也不能主动在言语上有更多的沟通和情感表达。然而,父母在行动的层面中作出一些理解的举动,例如不再强迫你去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接受你选择你习惯的生活方式,邀请你熟悉的亲戚,愿意让你比以往更多地决定自己的生活,甚至在社交场合里站在你的一边,声援你的决定。

那么,在这个场景下,面对不安,更健康的方法当然是跟父母确定心意,问他们为什么有那么大的转变。

但直接问对你来讲是很难的。那么,可以做一些事情来让自己的任务简单一点。例如,
– 旁敲侧击地问:你们是不是遇到开心的事情啦?我有一个朋友爸妈过年劝她结婚,你们觉得怎么样?现在年轻人都很怕过年回家,你们有什么看法?
– 或者,写一个好处、坏处表,看看问问会有什么好处,但又有什么障碍。
– 或者,想象你最好的朋友给你加油打气,鼓励你尝试;
– 甚至,作为一个摄影师,你可以问问父母,如果给他们拍照片,他们希望拍成什么样子(他们心目中的自己是怎样的)…

因为信件的篇幅有限,没有办法更多地描述和处理你的各个部分。例如,面对分离,你可能对父母有不满的感觉,这种不满的感觉可能也在阻碍你面对真实的父母;另外,你也有一部分可能也在以“获得成功”为理由,允许自己和家人的关系变得疏远…这些不同的部分值得仔细去观看,并思考这些部分怎么阻碍/帮助自己实现目标。除了自己去思考和体会之外,咨询室里的对话也能帮助到你。

或者,你也需要更多的方法面对自己失落,并使用更健康的方式满足自己的合理需要。在这里,也许可以参考两本书:
一本是《重建生命的内在模式》;另一本是《breaking negative thinking patterns》。

你已经在努力思考和体会了。希望我的信能帮你距离你的目标更进一步!

加油!

映心堂心理咨询工作室 李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