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见的18个图式模式的简要描述

这里的18个图式模式只是一种概括。每一个人的图式模式都有所不同,而且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以下的所有模式。由于每个人的模式都不同,可以给它取不同的名字,例如我在这篇文章里的图表一样。

但大致上,可以分为以下几种模式:

  • 不良应对模式(以行动和思维为主)
  • 儿童模式(以感受为主)
  • 批评者模式(以对自我的批评或引发内疚的想法为主)
  • 健康模式(治疗希望提升的模式,包括平衡责任和需求的健康成年人模式和活泼有创造力的快乐儿童模式)

图式治疗的目标,是用健康的方式替代不良应对模式、疗愈受伤的儿童模式、为愤怒的儿童模式设限、忽视(或翻转)批评者模式、强化健康模式和快乐儿童模式。

图式治疗对于健康成年人的描述在最近一两年研究较多。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认同,图式治疗的健康模式来源于承诺和接纳治疗(ACT)中对于一个有心理灵活性的健全人的设想。

ACT认为,一个健康、和走向快乐、自我实现的人,是可以接纳自己、与自己的想法和感受保持距离、保持全景性的自我、澄清价值、承诺行动、活在当下。每个人都会或多或少在生命中不同的时刻遇到拥有一些或者某些这些特质的人,这些记忆和经历会内化为健康成年人的模范和经验。

但很多进入心理治疗的人来讲,是缺乏健康成年人的模范的。因此,在图式治疗中,治疗师承担着拥有健康成年人特征的人,来帮助来访者内化健康成年人。

以下是18种常见的图式模式。

来源(内文顺序有调整):

Bernstein, de Vos, & Van den Broek, 2009, Mode Observation Scale

翻译:李智

不健康的应对方式:通过不健康的方式保护自己免受痛苦。

  • 分离的保护者:使用情感分离来保护一个人免受痛苦情怀;没有意识到他的感觉,没感觉,在情感上显得疏离、平淡、或像机器人一样、避免与他人接近。
  • 疏离的自我安抚/自我刺激者:使用重复的,上瘾的或强迫性的行为或自我刺激的行为,以使自己平静和舒缓;使用愉快或令人激动的感觉,使自己远离痛苦的感觉。
  • 顺从投降者:急于屈服于来自他人的实际的、或感受到的需求或期望,以便避免痛苦或满足自己需求;急切地屈服于比自己强大的其他人的需求。
  • 愤怒的保护者:使用愤怒之墙保护自己免受他人或其他被视为威胁的来源的伤害;通过发怒使他人保持安全距离;愤怒比愤怒的孩子模式更容易控制。
  • 抱怨的保护者:用一种受害者、或非常不满的态度抱怨,诉苦和要求,以一种令人反感的方式表达他的不满,掩饰他的真实感受和需求。

过度补偿模式:包括以下为了补偿脆弱、羞耻、孤独的感觉而进行的极端反应

  • 优越模式:感觉自己比其他人优越、特殊或强大;看不起别人;从人生赢家卢瑟这种的角度看世界;炫耀或以一种自我为中心、自大的方式;和他人接触时,更看重外在条件而不是感觉或与他人的真正接触。
  • 霸凌模式:使用威胁、恐吓、侵略或胁迫来获取他想要的,包括对他人进行报复,或宣称自己占主导地位;或在攻击他人时感到一种虐待的快感。
  • 欺诈模式:利用花言巧语、谎言或以算计的方式操纵他人,以实现一个特定的目标,包括获得他想要的东西,使他人受害,或逃避惩罚。
  • 捕食者模式:专注于用一种冷酷、无情、算计的态度消除威胁、敌人或障碍。
  • 过度控制模式(偏执和强迫型):通过反复关注、思考、或者实施控制,保护自己免受感知或实际存在的威胁。强迫型使用顺序、重复或仪式。偏执型试图找到并发现隐藏(感知)的威胁。

不良父母模式:包含对功能失常的父母的内化

  • 惩罚性的、批判性父母:对父母的惩罚或批判的内化;引发对自我的严厉批评;引起羞耻感或内疚的感觉。
  • 苛刻的父母:对自我提出了难以实现的高要求;推着自我做更多,成就更多,永远不会对自己感到满意。

儿童模式:包含各种以儿童般的方式行事方式、感觉和思维

  • 脆弱儿童(被遗弃,受虐待或被侮辱的儿童):感到脆弱,充满痛苦的感觉,例如焦虑,沮丧,悲伤或羞耻/屈辱。
  • 愤怒儿童:感到并表达不受控制的愤怒或愤怒,以应对感知或实际的虐待,遗弃,屈辱或沮丧;经常感到受到不公正对待的感觉;就像孩子发脾气一样。
  • 冲动,无纪律的孩子:就像一个被宠坏的孩子那样,想要马上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并且不能忍受被限制的挫败感。
  • 孤独的孩子:感到孤独和空虚,好像没人能理解他,抚慰他或安慰他,或与他联系。

健康模式:涉及健康的情感表达和适应方式

  • 健康的成人模式:平衡,现实地思考自己和他的处境。意识到自己的需求和感受;切实评估情况,以及考虑如何以富有成效,适当和适应性的方式满足他的需求。
  • 快乐的儿童模式:以活泼的、有趣的,自由和自发方式行动,真实地享受人际或活动的愉悦感;开放地表达活泼的体验。

图式模式:看明白你的台前幕后

在咨询中,常常需要处理一些充满情绪张力的情景。每当这时,我会试图将来访者的一些行动、感受、和他们的内在观念和相关的个人历史揭示出来,但这样一来信息量会很大,而且每个信息都很有冲击力,结果就是顾此失彼,不是每个人都能同时想象到到这些不同的信息是怎么串在一起的。

例如,大学生小张有强烈的考试和成就焦虑,因为他有门课挂了。他很生气,凭什么挂我?他担心自己考试不好会影响之后申请研究生,影响就业,甚至整个未来;但表面上他看起来满不在乎,甚至对其他花时间学习的同学表现得有一点不友善、冷嘲热讽、表现出一副只有傻子才在大学学习的态度;他的朋友很少;当他不是一个人的时候,他通常在打游戏、跟同学喝酒;但当他无事可做的时候,他通常感觉自己相当的孤立无助、无能、自我怀疑。他试图给自己建立学习计划,但只要一打开学习方面的东西,看了5分钟,没看懂,他就觉得自己是一个笨蛋。他觉得周围都在蓬勃向上,但只有自己什么都做不好。跟他关系好的表哥看到他很苦恼,劝他多花点时间考虑自己的前景,但一说到这个,小张就会很生气、很不耐烦。小张的妈妈联系他时,他都会说,我一切都很好,不要担心。小张同学的妈妈是一个单亲母亲,被其他亲戚看不起,所以也很要强,勉励小张一定要努力学习,不要被人看不起;小张的妈妈工作时间很长,小张从小就要自己照顾自己。妈妈回到家时,会被家里没有人做的家事,弄得很不耐烦,小张也免不了因为生活琐事被数落。虽然小张有些怕妈妈,但他也心疼妈妈。

这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小张同学内在有一个强烈的冲突。如果我们把一般人可以看到的小张同学作为前台、一般人看不到的小张同学作为后台,可以看到前台和后台都发生着不同的事情:

 

在这张图中,可以看到,不同的情况下,小张会有不同的面向,但这些都是小张,一目了然;而且,小张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同的面向、各个面向给自己带来的后果,也变得容易理解。

面对不同的面向,小张同学其实需要做的事情是不一样的。对于孤单的小小张,以及对于在人际交往中的自大、面具和刺猬小张,可以用体验性的方式学会一种新的人际交往方法,满足小张对于人际交往中被接纳和被稳定支持的需求;对于严厉和惩罚的声音,小张也可以在咨询中可以学会怎么拒绝这些声音,最终,小张可以透过咨询师和身边其他健康成人、快乐儿童的榜样,来学会为自己的生活承担合适的责任。

这样的一张图式模式图,会是我在咨询初期常做的一件事,也能帮助个案了解自身过去和现在经历之间的联结,而且明确图式治疗的治疗思路:

图式治疗,是试图识别不良的行为和思维模式和对自己的影响、忽视和推翻惩罚家长模式、学会只在对自己有意义的事情上努力;利用体验性的方式学习安慰脆弱的感受,最终,用健康成年人的行为和思维模式替换掉不太健康的行为和思维模式。

最终,图式治疗希望你能够在需要时,接触到健康的模式,了解到你的潜力、建立和维持健康的关系、而且形成准确和稳定的自我;同时,也希望你能够玩耍、在爱好中感觉到满足、形成创造性的冲动和表达、能够欢笑。

心理咨询的副作用:为什么咨询让我越来越难过了

很多人觉得,咨询应该跟按摩一样,每一次应该都让人感觉更好。有一些时候咨询后会感觉很好。但有很多时候,我觉得好多了的感觉,都不太会发生。相反,我们越来越了解自己的各种问题或症状、它们如何与过往的经历联结,离开咨询室,通常会带着更加沉重的脚步。有的人甚至在咨询之后大哭了两天。

在心理咨询开始的时候,咨询师和来访者相互了解,如果一个咨询师足够好,会让人感觉到被理解、被支持、有希望。这是会给人的感觉。但如果来访者觉得每次咨询都应该带来更好的感受,那来访者免不了会失望。

大多数的心理咨询,试图在一种支持和理解的气氛中,增加一个人对自己的觉察、理解,并最终对自己命运的承担责任和接纳。 在这个过程中,内在脆弱和受伤的部分必然会越来越多地浮上水面,在咨询的一些阶段中感觉到脆弱和痛苦——其实,这是咨询中有正常进展的表现。

心理学家George WeinbergHeart of Psychotherapy: The Most Honest, Revealing, Fascinating Account of What Goes On In Therapy(《心理治疗之心:关于治疗中发生了什么,最诚恳、最直白、最有趣的叙述》)一书中提到:

“In the course of psychotherapy, we help the person see the generality of his problem…As patients see, ‘This problem is more pervasive than I thought,’ they are occasionally disheartened somewhat…And to the extent that the problem was broader than they thought, the gain is greater when it is resolved.” (p. 18)

(在心理治疗的进程中,我们帮助人们看到他问题的普遍性……但在来访者眼里,会看到这个问题比我想象中的严重多了,免不了会让他们觉得沮丧;然而,当问题比想象中严重,问题解决时,受益就会更多。)

在咨询时,来访者会发现越来越多新的议题出现、这些症状的根源、或者面对的方式。谈论这些困难的议题,相当于你在逐渐抓住以往避之如瘟疫的想法和感受,这当然是困难的、甚至是令人抓狂的。

更困难的是,很多人一直以来用逃避、忽视或抑制的方式困难的感受。当脆弱的感受越来越多地浮上来、你可能就需要越多应对机制,这样,整个人自然会处在一个似乎更加疲劳和脆弱的状态。

这个过程是很难熬的。很多人在这时候中断治疗。

但是,当你进入到这个进程中,其实意味着,你已经获得了新的自我认识。如果你继续接受咨询师的帮助,你将可以将这些新的自我认识化为行动——你已经可以采取行动提升你的生活状态。

就好像整理家里堆满杂物的房间一样,一开始整理、搬动这些陈年旧物,是很累很痛苦的,如果这时候停手了,你的东西就还在那里;但是坚持住,你就有了一个整洁的新房间。

虽然咨询过程中感觉痛苦可能难以避免,但可以试着找一些方法,应对这个艰难的过程。跟咨询师讨论这些感受,并且让ta有机会支持、安慰你,帮助你安然度过这一个阶段。

在这个过程中,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你觉得舒服一点?

例如:

  • 音乐?
  • 可以理解、包容你、或者给你直接的拥抱和安慰的好朋友/家人?
  • 做让自己觉得舒服的事情?(享受美食、享受自然、享受喜欢的活动、享受参与团体活动……等)

作为治疗师,我希望来访者有真正的自由、透过提升对自我的觉察和理解、责任和接纳,而不是咨询结束之后感觉好。我希望个案可以意识到自己是谁、为什么她有各种感觉、实际地理解她的强项和局限、享受快乐和创造的感觉。这些意识,能让她自由地选择能给她带来快乐、成就感和满足的的人际关系、事业、和其他活动。

当然,在完成这个最终目标之前,会有一些艰难的路程……

参考: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us/blog/in-therapy/200807/shouldn-t-psychotherapy-make-me-feel-good

https://www.counselling-directory.org.uk/memberarticles/when-starting-psychotherapy-makes-you-feel-worse